Saturday, 22 November 2014

留住我吧

6月,又是考試季節,學校沒有因應那些沒有參加學運,但又強要拿六四事件做藉口的無聊人的要求,而延遲考試。

那天應該是考完試,我獨自一人離開,天氣很好,路上很靜,沒有多少路人,不像平常返學放學的繁忙時段般車水馬龍。

經過我平常等車回家的巴士站,竟然有個熟悉的面孔在等車。是 Marvin,他也是獨自一人!

我們在這裡做了差不多一年師兄妹,從沒有這樣碰過面。

不像上次在那個 briefing 時,這次我們都沒有逃避對方,親切地打招呼。原來又過了半年,大家都已經“放下”了從前的感覺?

見到他,我的微笑總是從心底發出,無從掩色。

他看上去心情也很好,又見到他的笑容,就像從前我們每次講電話,我都感到的那種。一切彷彿回到我第一次和他見面時那樣。

那裡只有他一個人在等車,路上一直都很靜,世界好像只剩下我倆似的

可惜我不是回家,我在往佐敦,打算走路去,只是路經巴士站。

站在那兒談了一會,不知道談了些什麼,只知道他沒問我關於我將要離開香港的事情,我也沒有提起。

我不肯定他知不知道,但我班的人全都知,而我們這學系因要出 field,大多數人都認識其他班級的人,任何消息都傳得很快。

然後,我先離開。

我一面走,一面想。一面想我應不應停下來告訴他,一面想他會不會追上來問我。我盡量保持平常的步伐,但心理的步伐其實在與時間競賽。

從巴士站到橫過漆咸道那十字路口的路程很短,不消一會,我到了,在等候過馬路。

我不知道然後是我先消失,還是他先上車,也不知道他有沒有目送我離開,因為實在沒有勇氣回頭看。

要是回頭根本不知想說什麼。亦不知他想不想知。

莫非告訴他我還有不夠兩個月便會離開?告訴他既然沒有和他一起,我找不到繼續留低的理由?告訴他我自己也不明白為何會和 Evan 在一起?告訴他在沒有他的日子我怎樣過?告訴他雖然糊里糊塗,其實我活得不錯?

雖然如此,仍然好想好想他會把我叫住,就算只是輕輕再說一次再見。

然而這不是電影情節,沒有大團圓結局。我明白,畢竟我們之間的沉默和距離當初是由我“創造”出來的,以前的種種都是由我自己親手把它 execute 的。

這一刻,如果我回頭,把這些告訴他,連我自己也不知我們可以怎樣?重新給大家一次機會?但立即便要面對分隔兩地的折磨

還是算了吧!

而且也許我想得自己太重要了,差不多一年又過去了,我們各自有自己的生活,也許他活得很精彩呢?

我繼續一邊走一邊想, 一邊想一邊走,記不起之後那天去了那裡,根據 logical 的記憶推斷,應該是約了 Evan,約了這個如我所料,之後沒有和我開花結果的人,一起浪費生命。

而他,又是否正趕着去見重要的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