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19 November 2014

距離離港的日子愈來愈近,有一次,和 Mary 講電話,除了她,我沒有誰可訴說,因為,她是我在班裡唯一的一個朋友;而一班中學時的姊妹們,大家各散東西,最明白我的嘉露又不在港。

我告訴 Mary,我有點害怕

害怕一個人面對未來,害怕離開,害怕不知以後會如何,害怕自己一個人在途上,害怕失去身邊的一切

Mary 對我說,我們每作出一個選擇,總會得到一些,又失去一些。

我沒想過,她的回應會是如此成熟 更成熟得有點冷漠!

除了哭,我忘了自己再說過些什麼。

其實在對 Mary 說之前,我也曾對着母親哭得死去活來,實在害怕面對那完全未知的一切,忽然之間,很質疑自己的選擇,我真的想就這麼一走了之麼?竟然還要是沒有計劃過何時會回來!

我沒有答案。

如果,命運能夠演習,走過這一步,回頭時,我又會做同樣的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