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5 November 2014

這就是戀?

我不知道這算不算在“拍拖”,但事實是,我天天和 Evan 在一起。


有天母親輕描淡寫地說,每天有人在家樓下等我,別人怎會不知道?我不置可否,沒承認也沒否認。是的,其實 Evan 不但家樓下等我,還在我實習的醫院等。我不知道怎樣告訴她,Evan 其實和我心目中的“理想男朋友”簡直是完完全全相反。

他是個徹徹底底憤世嫉俗的人,從來沒有亦不會計劃將來,我會思考的問題他全不會想,我會參與的他不會做,除了阿文之外他沒有什麼朋友;他的世界只有時裝丶音樂和我(認識我之後)。我們其實來自兩個星球。

如果我覺得 Marvin 不參與造成我們之間的距離,那 Evan 到底那一方面參與得比他多呢?我答不來!

之前想得如此複雜,原來敵不過他“人釘人”的 的什麼?是什麼都不重要,原來只要把我的時間都佔據着,不斷讓我見着他,我也會什麼都不想就和他一起,然後變成也想見到他,再變成“男朋友”!

我知道,不少人覺得我們“唔襯”,皆因蓄長髮的男生不是人人受得了!

像上次碰見 KK classmates,他們當中有人直接問我為什麼會和 Evan 一起?也許是的,他們的 classmate Ken 看上去無論如何也比 Evan 順眼一些丶“正常”一些。但…可能就是不夠 Evan “無聊”地把時間都花在我身上。

就這麼多?

我自己也想不通,於是把那矛盾的心情寫成一篇短文,用另一個筆名,悄悄地放到編委公開的投稿箱,因為如果我直接告訴大家我有文章想刊登,一定沒有人反對,就像我那篇“出 field「首」記”,但我想讓選稿的 editors debate 一下!

果然,喜歡與不喜歡分成極端的兩派,喜歡的說描寫得非常好,把矛盾的感受徹底地表露無遺;不喜歡的甚至說是不知所謂,愛就愛丶不愛就不愛,如此模稜兩可,不愛也吧!

哈哈,對!我就是如此模稜兩可地天天和 Evan 在一起!

既然之前認識的都因為不同的原因而“煙消雲散”,如今認識的又及不上我的“理想男朋友”,有人陪在身邊仍然是件好事吧!

相對之前的認真,實在諷刺是否有點末世心態?還是我厭倦了那種等了又等的折騰,無法再堅強下去!?

最後那短文還是刊登了,負責那版面的 editor 還為它配上了一幅很有意思丶很貼題的黑白照片。

為了不想身份被識穿,雖然投稿那份是唯一的原稿,我沒要求拿回手稿,其實心水清的人根本就知道作者是誰!而且,我一心想着保留起那期 PolyLife 就可以了。

結果?

結果那期 PolyLife 的終點,和那些我中學時“收藏”的日本明星貼紙相一樣,被送往堆填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