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9 October 2014

別讓我步過

我生日之後那天的晚上,漫游打電話給我,說正前來我家,問可否在我家樓下等?

真的!你是什麼人?你來找我,我就要在家麼?

但旣然我在,Okay又看看你攪什麼?!我叫他在巴士站那邊等,不想太近家樓下,因為想起母親說過的話。。。天天有人在家樓下等你,如何叫其他人不知道?

Anyway過了大概半小時,我到巴士站去。

如果他從家出發,我不但知道他怎麼來,也知道他乘什麼巴士路線,更知道要多少時間。因為那是我中學時回家的路線,從 Poly 回家也是乘同一路線,不過到了理工唸書之後,我大部份時間不是從學校回家的,反而少了乘那一路線。

我到達時,漫遊已經到了,但竟然還有一個人,是留海!!

攪什麼?

我知道你們好 friend,但我也知道有些事,無論是有多好的朋友,你也不會向他說。既然如此,今天晚上無論你說些什麼丶做些什麼,都將不會是秘密。

講了那些無謂的 hellohi etc之後,漫遊第一句是「生日快樂!」

然後,他拿了一件小東西出來,沒有任何包裝,一看便知是自製的,是男生們從前上木工堂學的那些小手工。

那是一件木製小擺設,並不貴重,但非常的“矜貴”,因為是他親手做的只此一件。

是想回應我上次手造給他的咭麼?不知道,也不重要!

我接過,輕輕地說了聲多謝,沒有什麼大反應,一來不知怎樣反應,二來留海從中把一切看在眼裡,我可以怎樣?

我們三個人都知漫遊是什麼性格,這肯定是他一生以來送給別人的第一份生日禮物,還要是親手做的!還有那句“生日快樂”!還有什麼?

這在隱喻着什麼?

我明白,但為什麼他開不了口?

是因為留海在場不能說?要是如此,為何叫他來?因為橫豎留海都發現了我們之間那些“秘密”,倒不如讓他為我們見証他對我有多好?我對他有多重要?

還是因為最近我在電話內告訴他我有男朋友?

對不起,是的,我是故意的。

因為我不想我直覺感到的是事實,因為我改變了,因為受過兩次那種“死去活來”的折騰

先有一個 Marvin,然後到你漫遊,都是我在你面前,你卻讓我步過,都是 where were you when I needed you?

我不想丶也承受不起,那種翻來覆去的折磨

接過禮物,再寒喧了一會,他們走了,我自己回家。


沒有很大的情緒波動,但把那禮物放了在床頭的架上,細小的禮物有這個好處,還和不知何時 Marvin 買給我的“小魔棒”並排放在一起,陪伴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