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15 October 2014

從九條街到網球場

Podium 常常碰到 KK and his classmates,他們很高調,每次出現總是一大群人,特別因為是穿着製服的全男班,很有氣勢,而且他們當時是受薪讀書,比起如我這種的一般學生,富有得很。

最記得 Gene 曾對我說,你的朋友(KK)真有錢,穿 Timberland boots 上課,當時 Timberland 是初到港的品牌,千多元一對 boots,在 1988 年的我們而言,是絕頂的奢侈品!

班上的女生見我認識他們,還要是算得上是師哥的 KK,不少報上艷羨目光。其實 Jenny 也認識 KK,我們三個人高中時都是同班的,但沒法子,同人唔同命,我和 KK 不是對方那杯茶,但一直是不錯的朋友。

也許 KK classmates 也是這樣羨慕他,每次當 KK 碰到我,有幾個總要答訕一番。不知怎地,Ken 發現了我唸與 Biology 有關的科目,但 A Level 時是唸 Maths Group,藉詞說借 Biological Science 給我和我打開話匣子。

其實我真是要借的話,KK 也能借我,反正他也和 Ken 一樣,現在用不着。

我接受了借書的 offer,但沒應 Ken 的約會,只是相約了在校園某處,好像是 canteen,那是一本很重的書,他想藉詞的話,要送我回家真是個完美藉口,但匆匆交收後,我獨自把書帶回家。

過了不久,又見到 Ken,他問我去不去遊船河(都說他們是有錢學生),還說 KK 和他女朋友他會來。

哈哈!這個替 KK 和大孖公開了他倆的秘密,我一直只知他倆好像發生了什麼似的,但自從中五畢業之後,我自顧自玩樂,少了和姊妹們聯絡,從沒為了証實這個而特地問大孖。

我從來都是只羨鴛鴦不羨仙,還要一個是我好姊妹,一個是我不錯的朋友,真好!

Anyway,船河我沒有去,雖然 KK 也知我在 A Level 時那個大亞灣的花名,但我倆自中三已經認識,他又知道一點點我和黑仔之間的事,或多或少也知我性格,是以他雖然不會阻止他的朋友丶同學追我,但卻從來沒幫過手,連問一句我去不去也從來沒有,電話號碼就更不用說,誰想知的話,請自己問我!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和 Mary 報了網球班,那時候的報名程序很奇怪,要麼就大排長龍,要麼就全靠運氣去抽籤,而我和 Mary 都是抽籤抽到的,還要被編在同一班,真好。

有一次,我們正在上課時,Ken 經過網球場,看到我們,他是沒有報名的,但竟然問教練可否即場加入,和我們一起上課?我沒想過,教練竟然會答認!

我不置可否,亦沒從反對,反正我沒有話事權。

全個網球班的人都看在眼裡,都知道這人為了討好想追的女生,厚着面皮如此去問,還要是原來 Ken 是一點也不懂得打網球的,他打球的姿勢很 funny,真有勇氣!

作為被的目標,我理應很高興,夠晒面子,又攞晒彩,班上其他的女生也許很羨慕也不定。

然而,也許沒有人相信,我其實並不那麼享受,因為我只怕你可以如此對我,激情亢奮過後,很快便會同樣地對其他人

這一切,又被 Mary 看在眼裡。


但這次她沒像上次追了她九條街要我的電話那個你變態一般,去和我研究要不要給 Ken 一個機會,也許因為隨着認識的時間愈久,她開始明白,身邊這個表面上非常玩得的同學,在感情上原來執着得難以想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