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1 October 2014

Back to Square 1

1988年冬天

某天晚上,在 SU building entertainment room 外面碰見柚子,他不是 Poly 人,出現在這裡一定有原因。

這是自上次我沒出現之後,我們第一次碰面。

我們都沒有逃避。還是無路可逃?那裡地方並不大。

……在這裡溫習。」柚子說。

「我在那邊做學生報那些。和女朋友來?」我直接問他,畢竟都認識了這麼多年,無法掩飾那熟絡。

他有點兒不好意思地說:「她在裡面溫習 (那裡好像有個 study room,我從沒去過),我出來“透透氣”。」

「是嗎?」我笑着問。

然後我們站在那欄杆傍談了一會。交換了近況,大家唸什麼科等………,我,當然沒有提起我和誰與誰的事,更沒有告訴他我沒有和任何人在一起。

那種感覺很好,就是這次偶遇,我們又 back to square one”,變回朋友,

………

後來大伙兒的聚會都有再見。

柚子畢業時,我不在香港,但他帶同畢業袍到我家和我父母影相留念。

後來還認識了彼此的男/女朋友(後來的女友以經不是溫習這個),還曾經一起去 double date

【不拖不欠】

我早就知道他面對了,沒有丶也不會等我。那很好,我最怕“欠”別人,現在大家不拖不欠。

從來都沒再提起過那封信和那次既然沒想過要和他一起,我不想知道他怎樣想。


但如果那是一個明明想和他一起丶卻又總是不能走近的人?真的按捺得住不去想又不去提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