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27 September 2014

Snack Bar

11月,有人提議為 Benson 慶祝生日,其實開了課只是個多兩個月,為什麼那麼快就知道誰幾時生日?但這並不重要,反正我又是那種柴娃娃、大伙兒喜歡,我又有心情,就順大家意思,慶祝一下。

和上次看日落的組合差不多,我們一行大概七丶八人,到 canteen 的話好像有點 cheap,於是有人提議到校園內的 Snack Bar

Snack Bar
對於其時還是學生的我們來說,是個有品味之選,那兒食物種類不算多,但地方企理,窗前有個開揚的球場景,加上那兒最馳名的公司三文治,足料得來只賣學生價,不似外面的餐廳動輒要賣幾十元一客,所以, Snark Bar 非常適合三丶五知己相約傾下偈的好去處!

我們到達後不久,有其他人進來。。。

Marvin

他自己一個人,至少當時我沒看到有其人和他一起進來。。。

我一眼便看見他,這個當然了!

雖然我在一群人當中,但 Snack Bar 地方很細小,他沒什麼可能看不見我的,可是我們竟然。。。

沒有和對方打招乎!

和我同行的人甚至應該想像不到,我倆是認識的。

我。。。

假裝看不見他!

並非因為我不想再見到他,而是因為,我實在不知道和他說什麼才對。莫非問他,我沒有和他一起,他過得好麼?

實在無聊頂透吧!

【心跳呼吸正常】

莫非我想聽他告訴我:Oh I’m sorry,請別把自己看得太重要,沒有妳的日子我過得很愜意呢!還是想他告訴我,我們在公園看到她的家那女生,現在就是他的女朋友?

我選擇了沉默,沒想過要他來苦苦痴纏,更沒想過要他等,但是若然他身邊火速就有另一位立刻把空位填補, 我又受不了!然而明顯地,等着填補這位置的,又實在大有人在,我不想知道。

雖然我這種想法有點不可理喻,而理智亦叫我別着他,但我就是如此的模棱兩可,畢竟那幾年和他乘過的 “love roller coaster”,讓我感覺時而在天堂、時而在地獄,雖然很折騰,but like it or not 都是千真萬確丶逃也逃不了的事實。

回到 Snack Bar 那場境。。。

我忘了,後來有沒有朋友來和他匯合,反正上天不知是對我好、還是作弄我,總之就是沒有一次讓我到他到底和什麼人在一起。也許,正是要借此告訴我,命中注定,我並不存在於他的世界!


只知道,回到家裡,我又在寫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