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4 September 2014

日落

Benson 發起,去看日落。。。

其實,真不知有什麼好看,我家向正西,樓下是球場,完全沒有遮擋的夕陽西下美景,從前中學年代,天天都看,只是升了來大專,學習排得密密麻麻,黃昏才下課,已經好一段日子,與那又大又圓的"鹹蛋黃"緣慳一面了。

只不過,又是那樣,大伙兒都去,我不會掃興。

我們一行七人、還是八人?記得有 BensonEdwardGeneJodyMaryConnie 和我,還有誰?從理工出發,好像乘搭101 號隧巴,向港島西方向,話說是去摩星嶺,但101 是往堅尼地城的,啱路嗎?我不知道耶!

天氣開始涼,我穿了連帽的長sweater,後來才知道那叫做 hoody,anyway 下身卻配了短牛仔裙,現在回想,青春果然是無敵,寒天穿短裙,是青春的特權!

Edward 帶了相機,日落拍得好不好,我沒有印象,但他為大伙兒拍了一些團體照,包括我和 Mary 倆人的合照,又為我拍了一幅側面沙龍,應是我比較好看的左面,只不過,技術太爛了,角度拿得不好,完全比不上從前浩浩和原宿捕捉到的神韻,但不打緊,從沒期待過,沒有失望,相片收了回來隨手放了進相簿。

後來 Mary 告訴我,Benson 鋪排那天的節目,目的是為了約 Jody,我們全部變成了配角!

哦。。。

這個嘛,我。。。全無感覺!

一來,一向後知後覺的我,縱使是對我有意思的人,有時候我也可以完全 feel 唔到;二來 Benson 根本並非我的那杯茶,他想追誰,我沒興趣知道;何況那天我如常 walkman  隨身,雖然和大伙兒一起行動,我卻大部份時間沉醉在自己的世界裡,walkman 𥚃播著陳慧嫻的歌,記憶中這是我第一次用零用錢買她的歌,之前的都是靠同學替我錄的。

Gene 見我聽得入神,問我在聽什麼?我告訴他是陳慧嫻的新歌,他說沒聽過,後來才知道,他甚少聽本地歌,女歌手只愛林憶蓮。Anyway,我沒理他,繼續自顧自地邊走邊聽。。。

雖然 Joe Le Taxi 在電台熱播,但我最喜歡的是「秋色」、「幾時再見」丶還有「人生何處不相逢」,我把這幾首歌錄了在cassette tape,不斷地重覆播放,聽完又聽,到現在仍然隨時唱得出來。。。

隨浪隨風飄盪
隨著一生裡的浪
你我在重疊那一刹
頃刻各在一方

緣份隨風飄盪
緣盡此生也守望
你我在凝望那一剎
心中有淚飄降

縱是告別也交出真心意
默默承受際遇
某月某日也許再可跟你
共聚重拾往事
無奈重遇那天存在永遠
他方的晚空更是遙遠

誰在黃金海岸
誰在烽煙彼岸
你我在回望那一剎

彼此慰問境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