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10 September 2014

別了秋天 


如果 1986 年春天是我的 puppy love being born 的季節,那麽,1988 年秋天原來是它被 executed and being ‘certified dead’ 的季節。

後來在彼邦唸大學時,一個人住無所事事,從朋友那裡弄了「秋天的童話」的錄影帶來,重覆翻看了許多、許多遍,喜歡的並非周潤發或陳百強,而是鍾楚紅演的十三妹。

後來又再相隔了很久之後,在一次偶然翻看之時,才忽然驚覺這電影對我存着那份莫大的影響!

連我自己也弄不清,是因為自己的性格使然,所以喜歡十三妹的率性?還是被電影影響了我的選擇?

只知道,無巧不成話,1987 年,戲內有十三妹隻身遠赴重洋,戲外有菲菲把大專選科一注押下去,一樣的傻,為的都是追隨自己最愛的男生。

然後,同樣都是徒勞無功又無疾而終!

從來沒勇氣刻意再提起過,但也沒刻意去放下過。。。

而那個秋天和接下來一年的 “PolyLife” ,竟然變成了我往後快速搜畫”
生的序幕。

到底這是性格?還是宿命?

一切從開始時,結局是否已經寫好?時間在流逝,是否只為讓我們把戲份完成?

別了秋天


情感是滿載痛苦與奧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