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27 September 2014

Snack Bar

11月,有人提議為 Benson 慶祝生日,其實開了課只是個多兩個月,為什麼那麼快就知道誰幾時生日?但這並不重要,反正我又是那種柴娃娃、大伙兒喜歡,我又有心情,就順大家意思,慶祝一下。

和上次看日落的組合差不多,我們一行大概七丶八人,到 canteen 的話好像有點 cheap,於是有人提議到校園內的 Snack Bar

Snack Bar
對於其時還是學生的我們來說,是個有品味之選,那兒食物種類不算多,但地方企理,窗前有個開揚的球場景,加上那兒最馳名的公司三文治,足料得來只賣學生價,不似外面的餐廳動輒要賣幾十元一客,所以, Snark Bar 非常適合三丶五知己相約傾下偈的好去處!

我們到達後不久,有其他人進來。。。

Marvin

他自己一個人,至少當時我沒看到有其人和他一起進來。。。

我一眼便看見他,這個當然了!

雖然我在一群人當中,但 Snack Bar 地方很細小,他沒什麼可能看不見我的,可是我們竟然。。。

沒有和對方打招乎!

和我同行的人甚至應該想像不到,我倆是認識的。

我。。。

假裝看不見他!

並非因為我不想再見到他,而是因為,我實在不知道和他說什麼才對。莫非問他,我沒有和他一起,他過得好麼?

實在無聊頂透吧!

【心跳呼吸正常】

莫非我想聽他告訴我:Oh I’m sorry,請別把自己看得太重要,沒有妳的日子我過得很愜意呢!還是想他告訴我,我們在公園看到她的家那女生,現在就是他的女朋友?

我選擇了沉默,沒想過要他來苦苦痴纏,更沒想過要他等,但是若然他身邊火速就有另一位立刻把空位填補, 我又受不了!然而明顯地,等着填補這位置的,又實在大有人在,我不想知道。

雖然我這種想法有點不可理喻,而理智亦叫我別着他,但我就是如此的模棱兩可,畢竟那幾年和他乘過的 “love roller coaster”,讓我感覺時而在天堂、時而在地獄,雖然很折騰,but like it or not 都是千真萬確丶逃也逃不了的事實。

回到 Snack Bar 那場境。。。

我忘了,後來有沒有朋友來和他匯合,反正上天不知是對我好、還是作弄我,總之就是沒有一次讓我到他到底和什麼人在一起。也許,正是要借此告訴我,命中注定,我並不存在於他的世界!


只知道,回到家裡,我又在寫日記。

Wednesday, 24 September 2014

日落

Benson 發起,去看日落。。。

其實,真不知有什麼好看,我家向正西,樓下是球場,完全沒有遮擋的夕陽西下美景,從前中學年代,天天都看,只是升了來大專,學習排得密密麻麻,黃昏才下課,已經好一段日子,與那又大又圓的"鹹蛋黃"緣慳一面了。

只不過,又是那樣,大伙兒都去,我不會掃興。

我們一行七人、還是八人?記得有 BensonEdwardGeneJodyMaryConnie 和我,還有誰?從理工出發,好像乘搭101 號隧巴,向港島西方向,話說是去摩星嶺,但101 是往堅尼地城的,啱路嗎?我不知道耶!

天氣開始涼,我穿了連帽的長sweater,後來才知道那叫做 hoody,anyway 下身卻配了短牛仔裙,現在回想,青春果然是無敵,寒天穿短裙,是青春的特權!

Edward 帶了相機,日落拍得好不好,我沒有印象,但他為大伙兒拍了一些團體照,包括我和 Mary 倆人的合照,又為我拍了一幅側面沙龍,應是我比較好看的左面,只不過,技術太爛了,角度拿得不好,完全比不上從前浩浩和原宿捕捉到的神韻,但不打緊,從沒期待過,沒有失望,相片收了回來隨手放了進相簿。

後來 Mary 告訴我,Benson 鋪排那天的節目,目的是為了約 Jody,我們全部變成了配角!

哦。。。

這個嘛,我。。。全無感覺!

一來,一向後知後覺的我,縱使是對我有意思的人,有時候我也可以完全 feel 唔到;二來 Benson 根本並非我的那杯茶,他想追誰,我沒興趣知道;何況那天我如常 walkman  隨身,雖然和大伙兒一起行動,我卻大部份時間沉醉在自己的世界裡,walkman 𥚃播著陳慧嫻的歌,記憶中這是我第一次用零用錢買她的歌,之前的都是靠同學替我錄的。

Gene 見我聽得入神,問我在聽什麼?我告訴他是陳慧嫻的新歌,他說沒聽過,後來才知道,他甚少聽本地歌,女歌手只愛林憶蓮。Anyway,我沒理他,繼續自顧自地邊走邊聽。。。

雖然 Joe Le Taxi 在電台熱播,但我最喜歡的是「秋色」、「幾時再見」丶還有「人生何處不相逢」,我把這幾首歌錄了在cassette tape,不斷地重覆播放,聽完又聽,到現在仍然隨時唱得出來。。。

隨浪隨風飄盪
隨著一生裡的浪
你我在重疊那一刹
頃刻各在一方

緣份隨風飄盪
緣盡此生也守望
你我在凝望那一剎
心中有淚飄降

縱是告別也交出真心意
默默承受際遇
某月某日也許再可跟你
共聚重拾往事
無奈重遇那天存在永遠
他方的晚空更是遙遠

誰在黃金海岸
誰在烽煙彼岸
你我在回望那一剎

彼此慰問境況

Saturday, 20 September 2014

相識滿天下?


開課後不久,班上的人替我起了一個花名“滿天下",因為轉堂時、走在 Podium 上,我常常碰到“朋友”。

其實,我那裡來那麼多朋友了?我中學時最 friend 的那些,不是讀不上去、就是離開了香港。

在香港的大專,我會有“朋友”只因為經過暑假時一輪喪玩,在 Student Union 和學部辦的 O'camp 認識了很多人,加上開學後又常常溜連於編委,又有一班,多到連我自己有時候也覺得有些其實面目模糊!

只不過,雖然只是泛泛之交,既然巧合遇上,總會寒暄一番丶“HelloGoodbye”廢話一場之後,又各自各散去,無聊不堪。

【Hello Goodbye, Beatles】

但不知何以,我又樂在其中!

Wednesday, 17 September 2014

Test on Relativity

開課後不久,honeymoon 完結,學習也踏上軌道,Physics 第一次測驗。

Hmm … 那是 Physics 麼?

不肯定,總之是那個常叫 Year 1 students book 場打壁球和羽毛球的 Dr. Wan 教的那一科。

第一次測驗,他竟然來個 Test on Relativity

這個嘛,他好像在課堂上教過一些,但並不深入,便讓大家來個測驗。

其實,愛因斯坦的高深學說,世上知音到底有幾人了?Dr. Wan 就算是不懂,一點也不出奇。但那時候怎會懂得這麼想?只覺得不可理喻,都不知教了些什麼,便要我們測驗。

出來工作後覺得沒什麼大不了,基本上天天在考試,地球不斷在轉,世界不斷在變,有多少做工時做的,是會有人教你的?許多時,就是想有人預早給一個通知要做些什麼,也是一種奢望,至於如何去做丶去完成,自己“執生”好了,要不然,請你回來幹什麼?

做學生時當然不明白,尤其是我那班輸打蠃要的同學們!

為什麼我這樣說?

皆因派發測驗結果之時,我還來不及為自己的低分而憂心,竟然發現只得五十多六十分的我,原來是班上數一數二的高分!!!!!

我並沒為此而高興,反正從中三開始,Physics 這一科我便在胡混,功課也沒有交是平常事其實有那一科我不是在胡混的呢?

Anyway,那麼到底為什麼我會懂得「相對論」?

哈哈!不為什麼,全因剛過去的暑假,大部份時間是和細佬一起無所事事,他除了那些裁剪丶整頭髮等的無聊事,會考中文“揸鎗”的他,偶爾也會看看書。

有一次我們不知往那裡去,他在地鐵裡看「相對論入門」,我問他好看嗎?他說好,因為形容得很容易明白,那是田園書屋出版簡易版本,我借來看了一會,之後自己買了一本,寫得很有趣,只用了很短時間便看完,加上從前在太空館看過相關的影片,很容易便掌握了 Relativity 的基本概念。

忽然想起,在太空館看 E=MC square 那影片,是和 Marvin 一起看的麼?記不清,但除了他,從來沒有別人和我到過太空館去“看星星”。

真想不到,兩個人馬座,一個和我看電影,一個啟發我看書,竟然為我帶來那次測驗的“高分”。

可是,這高分並不長久,因為那班討厭的人,竟然向 Professor 提出 drop out 這次測驗的結果,而更討厭的是,Dr. Wan 竟然答應!

我心裡感到很孤寂,不是味兒,你們自己達不了標,不好好檢討一下,卻用如此低劣的手法逃避現實,如果不影響我,那也算了,但竟然要我也陪你們做 loser...


不知所謂

Saturday, 13 September 2014

From Ice Breaking to PolyLife

Poly 開課後沒多久,班上的人已自動埋堆分成不同組合,我和 Jenny 雖然中四丶五都同班,又在同一學校唸 A Level,但自從發現,她那段日子常常藉故找我是別有用心之後,我雖然不討厭她,但完全沒有意識想和她交往,在班上遇見亦沒相認,也許她會覺得我好高傲,要是如此,尤她吧,I don’t care

其實初時沒有特定和誰組合在一起,大家都是同學,夾得來就一起玩,只不過,人夾人緣這回事有時候又很奇妙。

我和 Mary 被編排在同一組,初時看她一頭 Tom Boy 髮型,直覺以為她是個爽朗的人,後來我才知道她比我還執着,而且是個虔誠得有點盲目的基督徒,我們的性情和價值觀大大廻異,偏偏後來在班裡丶甚至過了許多年,我在理工認識的同學,只有一兩個成為朋友,而 Mary 就是其中之一!

雖然上課時大部份時間是和自己的組員一起,但課餘的活動,無分彼此。聽說 Dr. Wan 最喜愛找 Year one 的學生替他於星期日 book 壁球和羽毛球埸,這兩種都不是我最喜愛的活動,但大伙兒都去,我又是無可無不可地跟隨着,初時來的人比較多,慢慢地只剩下某幾個,某程度上後來我們那“八人組”大概是這樣形成的,沒有刻意但卻剛巧男女各半,女的除了 Mary 和我,還有 Jody Connie,男生有 AndyClass Rep SteveGene Benson

雖然比較多和這個組合一起,但和他們眞的熟絡麼?真的算得上是朋友麼?又不盡然!那種難以全情投入的疏離,就像高中那時候對自己班的同學一樣。

那種疏離的驗證,最明顯的莫過於,相處了一段日子之後,Mary 告訴我,Benson 和我們一起玩,目的在於追求 Jody,後知後覺的我,才開始留意他們,如此的慢廿拍,一來因為這是別人的事,又不是追我,我從來沒有興趣去理會;二來因為,其實我把大部份的時間花了在做 PolyLife (學生報)的編委會那裡。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編委那兒好有趣,基本上,PolyLife 是大家的,誰有興趣都可以做,由於這是完全出於自願性質的課外活動,會來這裡的人總有一些共通點,例如都是想做一點事,又或是大部份都是愛想愛寫的人。

這裡的成員來自不同的學科和背景,雖然某程度上大家有共同興趣或所謂的目標,但大部份都是很自我的人。我後來才想到,大家也許和我一樣,和自己學系的同學其實很疏離,甚至可能是其他人眼中的怪人。

Anyway,阿文是其中一個和我比較投緣的,他唸設計系主修平面設計,不少唸設計系的人都很標奇立異,但他完全不是,外表只是普通又平實得不能再普通的一個人,性情也比較沉實。他雖然是編委的成員,但從不寫作,只拍照,也許因為唸平面設計出身,他對構圖很敏感和特獨的心思,而且對照相很有心得,後來更成了拍攝香港舊景物、薄有名氣的本土攝影師。

因為阿文,我認識了 Evan,他並沒什麼興趣做學生報,常到編委只因來找阿文。Evan 也是唸設計系的,但主修時裝設計,留了一頭長髮丶加上因為輕度弱視而要配帶的特別眼鏡,他的外表並不為太多人可以接受,加上性格剛烈,好像沒有多少朋友。

編委那裡還有很多人,但和我比較多走在一起的,就是他兩個。阿文的沉實和 Evan 的憤世嫉俗,可謂一凹一凸,兩個極端,後來我明白,是什麼令他們成為好朋,就是兩人都是年少喪父。

Wednesday, 10 September 2014

別了秋天 


如果 1986 年春天是我的 puppy love being born 的季節,那麽,1988 年秋天原來是它被 executed and being ‘certified dead’ 的季節。

後來在彼邦唸大學時,一個人住無所事事,從朋友那裡弄了「秋天的童話」的錄影帶來,重覆翻看了許多、許多遍,喜歡的並非周潤發或陳百強,而是鍾楚紅演的十三妹。

後來又再相隔了很久之後,在一次偶然翻看之時,才忽然驚覺這電影對我存着那份莫大的影響!

連我自己也弄不清,是因為自己的性格使然,所以喜歡十三妹的率性?還是被電影影響了我的選擇?

只知道,無巧不成話,1987 年,戲內有十三妹隻身遠赴重洋,戲外有菲菲把大專選科一注押下去,一樣的傻,為的都是追隨自己最愛的男生。

然後,同樣都是徒勞無功又無疾而終!

從來沒勇氣刻意再提起過,但也沒刻意去放下過。。。

而那個秋天和接下來一年的 “PolyLife” ,竟然變成了我往後快速搜畫”
生的序幕。

到底這是性格?還是宿命?

一切從開始時,結局是否已經寫好?時間在流逝,是否只為讓我們把戲份完成?

別了秋天


情感是滿載痛苦與奧妙。。。

Saturday, 6 September 2014

Roller Coaster Sudden Death

【想太多】

我不知為何要想這麼多,為何要那麼認真?

不經意得來又實在很在意。

也許,我不願意看到,關係最終會如我想像那般終結。。。

如共你從沒開始,便不會有終結?

還是因為,我那份潛在的自我保護意識實在太強,不想去面對潛藏的傷害!?

我不知道。。。

不知道應該怎樣,也不懂得怎樣告訴他,就這樣一拖再拖,最後,沉默竟然變成了我給他的答案。

不明白,為何硬要有一個所謂的“答案”,才再去見 Marvin,但卻有心情和時間去見 Alvin

也許反而因為由始至終,都太清楚 Alvin 實在不是我的那杯茶,只是不忍心太過直接地告訴他。自從那次和柚子一起碰見他,直覺覺得他不會再找我,但我猜錯了。

不過這也只是維持了很短時間,有一次我和 Alvin 出去,談天時談到男生應否去服兵役,我說我覺得應該,捱得過的人有男子氣概和承擔。他告訴我,我的話很“深”。那次之後,我們就再沒有聯絡。

如果我可以像面對 Alvin 般對 Marvin,不要那麼認真地去想,只要給自己一次再見他的機會,如果我可以誠實一點,把心裡想說的丶和想問的都說出來,他會不會答我?

故事又會如何改寫?

可是,一切也不可能有如果!

我連他的手掌比我的大多少,握下來是強壯還是溫柔,可以盛載我多少歡笑聲丶多少無理取鬧丶還有多少淚,也不知道


而我的 Puppy Love就在這個如此措手不及的情形之下,突。然。。死。。。亡。。。。

Wednesday, 3 September 2014

不相信能和你合襯

【逃避你,容祖兒】

仍然是開學之前,繼續在獨來獨往,但喪玩。

這期間 Marvin 找過我許多丶許多次;柚子自那次“不見不散”我沒有出現後,他當然沒再出現;漫遊沒出現我也沒找他,已經一陣子沒見;還有 Alvin

在這短短的日子裡,Marvin 我的次數,多過過去一整年加起來那麼多。

不知怎地,我。。。

完。全。拒。絕。了。他。的。約。會。

這是自從我們認識以來,從來沒有發生過的。

一直以來,我從來都是恨不得他快來約我,每一次都只想間時過得快一點,快快到達我們約會的日子。

然而,這一次我一反常態,沒應他的約。

好像是想,想清楚,能夠給他一個答案時才見他,但我又不想去想,於是,繼續找其他生活的新元素去充塞我的時間。

有一次,他又打電話給我。。。

不知在談什麼,他問我,漫遊既然如此一般,我卻得不到,是否不甘心?我告訴他並非甘心與否,而是我無法相信他從來沒有那種感覺,我覺得他在講大話。

記不起是否同一次對話,我告訴 Marvin 我想先繼續保持朋友關係,但他告訴我,不想做我的朋友。

無言。。。

是的,做他的“女朋友”,是早在我們還沒認識之前,已經是我最渴望的事。

我好想告訴他:誰想做你的朋友了?從一開始,我就不想只做你的朋友!

然而,那份感覺給磨蝕了三年,此刻來個如此的措手不及,我反而想窒息,而我需要的,竟然是

空。間。

很矛盾吧?

是的,很矛盾!!

之前我一直想縮窄的,就是我們之間那空間,如今卻

雖然不能否認,某程度上是因為漫遊,然而,我不要替身!

我想和你一起,是因為你是你,不是因為其他人

我無法接受,做了你的女朋友,卻依然有着和你最遠的距離;
我無法接受,是你的女朋友,卻最不瞭解你;
我無法接受,折騰了三年,依然無法走進你的世界。

每次我想走近,得到的,就是被隔絕的感覺!像有一條有着強力回彈力的“橡筋圈”,把我反彈回外面的世界,每。一。次。亦。然!

現在還要走這麼一大步,我害怕,害怕最終只會被彈至十八層地獄,永不超生!

是以,我覺得吋步難行,乏力再走下去

我更加無法接受,和你在一起是為了“女朋友”這三個字的“稱號”,而不是因為,我是你最親密的人。

此時此刻,我只想,我們好像原來那樣,可以在一起,是什麼?不知道

其實,我們又再同一間學校,應該有多些共同話題,每次我從 Poly 發掘出來的新事物,都想他和我一起參與。

我天真地以為,兩個人在一起,如果有多些共同活動和朋友,不但會更有趣,我會容易一點溶入他的世界,亦可以幫我擺脫那些揮之不去的陰影然後,關係自然會回來。

天天只在情情搭搭,我很怕,難以長久,因為生活從來不可能只得兩個人!

但他沒興趣,我拿他沒法子

然而,反諷的是,長大後才明白,太瞭解,原來反而才是長久關係的殺手,可能更容易令人。。。


窒。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