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7 August 2014

PolyLife Prelude…喪玩

到理工註冊那天,我獨自一人前往,我知道,如果我告訴 Marvin,他會陪我,那麼我就什麼也不用知、不用理便可以辦好,但我選擇了自己一個人

在那裡認識了一個和我同系的女同學,她很寡言,不是吧?我未來的同學是如此的?但我沒理她,自顧自地去發掘其他,在 Student Union 轉了一圈,知道了有學生會、編委會、什麼娛樂部(還是文娛部?)、還有我唸那科所屬的學部。

學部集合了包括我唸那科那些 paramedical 的學系s,我從來不知這些叫做 paramedical,直至那次我告訴 Marvin 我選了他唸的同一科,他告訴我那 logo 上那雙翅膀的意思。噢,原來如此!我真的不知道,因為從來沒想過(亦沒有能力)唸醫科,沒想過在醫院做工,更不知道什麼“para” “para”,我對這科認識的全部,就是「Marvin 在唸這個,我也唸的話,我又回復以前一般,我低他一班,是他的師妹」,是的,就是這樣!更從沒考慮過 A-Level Maths Group 的我,成績也許會跟不上,便把這個放在選科的第一位!然後,他們又收了我。

【痴心的我】

Okay!回到 Student Union 那場境。。。

拿了一些資料,參加了兩個 orientation camps,一個是學生會辦的,另一個是我學部辦的,最奇妙的是,我一個人也不認識就獨自報了名!?是潛意識立心要把過去擺脫!?沒認真考究過。

好像是先去學生會辦的那個 “O” camp,營地是烏溪沙渡假營,不知乘完車丶還是火車丶還是船之後,還要走一大段路才到達,好像很遙遠似的。然而,後來出來做事之後,只是事隔幾年再去那裡,是駕車去,鄰隔已變成豪宅,是那個標榜主人房有落地拱形窗的屋苑,滄海桑田!

Anyway,在 O camp 有趣的是,我竟然被編了和明明同一組!只是在不久之前我們還常常一起癲,今時今日,我們得靠這種安排才一起玩,我沒問他 Phoebe 的事,他也沒問我漫遊,我們甚至連對方唸什麼也沒問,沒有裝作不熟絡,但又各自各去認識新朋友,心照不宣!

這個 camp 安排了時間讓大家認識自己學系的人,分組活動由學系的師兄師姐帶領,師兄好像叫做 Dick 還是 Dicky,師姐想不起其實有沒有。Dick 的樣子蠻帥的,但這不是重點,而是我覺得他好面熟,有點懷疑那次 Marvin 和我去面試時見過他,但不肯定,他沒有示意認得我,我當自己認錯人。

我學系參加的人概有十多二十個,一下子認識這麼多人(原本不分科那組別已經有一堆,現在又來一堆),真覺得有點面目模糊,結果到開學時只認得三個!

另一個 camp 是學部辦的,所有人也來自 paramedical 有關那些學系,奇奇奇,我竟然連一個和我相同學系的同學也認識不到,但好像也有一兩個師兄師姐,那個叫做 Ben 的好像在這個 camp 認識的,不肯定!師姐叫做 Dorothy,樣子比較一般,但人很好玩,很爽朗,nice

除此之外,認識的人大部份都是什麼 PhysioOptoetc etc 的。。。

在這兩個 camps 認識了那麼多人,無形中為後來我班的人替我改的花名,埋下伏筆。還有,我有點 wonder,我那學系的人是否自閉的?這個 camp 的規模不算小,怎麼一個人也沒來????

單是忙着去這兩個 camps 好像已花了我差不多兩星期,期間還好像到過校園不知要辦些什麼,順道又再探訪過編委會,我蠻喜歡那裡,因為那些人,雖然來自不同學系,但完全不會“排斥”“外人”,而且那裡有很多書。


有了這些,我不再沉溺在來自我那小宇宙的煩惱,至少我嘗試這樣說服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