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30 August 2014

契妹

漫遊提議,我倆“上契”,他做我“大哥”。

我直接拒絕了做什麼“兄妹”的提議,還告訴他我最討厭這種關係。

血緣這回事很 clear cut,有就有,沒有就沒有,有血緣的人不一定做得成朋友,就像我有十幾二十個 cousins,但大家都 care about each others 的有幾人?

只覺得,順其自然吧!

兩個毫無關係的人,曾經關心對方,如果我們最終只可以是朋友,我仍會很開心;如果你想對我好,請不要找藉口;如果沒法再對我好,我亦已經明白,我會面對,需要的只是時間。

我明白,感覺會隨着時間有所改變,但在這一刻,感覺既然存在,我騙不了自己,我做不了這種“假兄妹”,如果感覺繼續存在

我唯有面對。

這次之後,大家沒再談這提議,沒有見得那麼多,其實之前他去了旅行期間,我已習慣了無法找到他的日子。

自此我們間中仍有找對方,有次開學之後,他决定重讀,我到自修室找他,紅蘋果樓上,那天很少人,我們談了一會我便走了。

好像是那次,他說一年之後找我。


一年?


那時我們都沒想過,一年看似不遠,但可以發生的改變竟然是無法想像的。

Wednesday, 27 August 2014

PolyLife Prelude…喪玩

到理工註冊那天,我獨自一人前往,我知道,如果我告訴 Marvin,他會陪我,那麼我就什麼也不用知、不用理便可以辦好,但我選擇了自己一個人

在那裡認識了一個和我同系的女同學,她很寡言,不是吧?我未來的同學是如此的?但我沒理她,自顧自地去發掘其他,在 Student Union 轉了一圈,知道了有學生會、編委會、什麼娛樂部(還是文娛部?)、還有我唸那科所屬的學部。

學部集合了包括我唸那科那些 paramedical 的學系s,我從來不知這些叫做 paramedical,直至那次我告訴 Marvin 我選了他唸的同一科,他告訴我那 logo 上那雙翅膀的意思。噢,原來如此!我真的不知道,因為從來沒想過(亦沒有能力)唸醫科,沒想過在醫院做工,更不知道什麼“para” “para”,我對這科認識的全部,就是「Marvin 在唸這個,我也唸的話,我又回復以前一般,我低他一班,是他的師妹」,是的,就是這樣!更從沒考慮過 A-Level Maths Group 的我,成績也許會跟不上,便把這個放在選科的第一位!然後,他們又收了我。

【痴心的我】

Okay!回到 Student Union 那場境。。。

拿了一些資料,參加了兩個 orientation camps,一個是學生會辦的,另一個是我學部辦的,最奇妙的是,我一個人也不認識就獨自報了名!?是潛意識立心要把過去擺脫!?沒認真考究過。

好像是先去學生會辦的那個 “O” camp,營地是烏溪沙渡假營,不知乘完車丶還是火車丶還是船之後,還要走一大段路才到達,好像很遙遠似的。然而,後來出來做事之後,只是事隔幾年再去那裡,是駕車去,鄰隔已變成豪宅,是那個標榜主人房有落地拱形窗的屋苑,滄海桑田!

Anyway,在 O camp 有趣的是,我竟然被編了和明明同一組!只是在不久之前我們還常常一起癲,今時今日,我們得靠這種安排才一起玩,我沒問他 Phoebe 的事,他也沒問我漫遊,我們甚至連對方唸什麼也沒問,沒有裝作不熟絡,但又各自各去認識新朋友,心照不宣!

這個 camp 安排了時間讓大家認識自己學系的人,分組活動由學系的師兄師姐帶領,師兄好像叫做 Dick 還是 Dicky,師姐想不起其實有沒有。Dick 的樣子蠻帥的,但這不是重點,而是我覺得他好面熟,有點懷疑那次 Marvin 和我去面試時見過他,但不肯定,他沒有示意認得我,我當自己認錯人。

我學系參加的人概有十多二十個,一下子認識這麼多人(原本不分科那組別已經有一堆,現在又來一堆),真覺得有點面目模糊,結果到開學時只認得三個!

另一個 camp 是學部辦的,所有人也來自 paramedical 有關那些學系,奇奇奇,我竟然連一個和我相同學系的同學也認識不到,但好像也有一兩個師兄師姐,那個叫做 Ben 的好像在這個 camp 認識的,不肯定!師姐叫做 Dorothy,樣子比較一般,但人很好玩,很爽朗,nice

除此之外,認識的人大部份都是什麼 PhysioOptoetc etc 的。。。

在這兩個 camps 認識了那麼多人,無形中為後來我班的人替我改的花名,埋下伏筆。還有,我有點 wonder,我那學系的人是否自閉的?這個 camp 的規模不算小,怎麼一個人也沒來????

單是忙着去這兩個 camps 好像已花了我差不多兩星期,期間還好像到過校園不知要辦些什麼,順道又再探訪過編委會,我蠻喜歡那裡,因為那些人,雖然來自不同學系,但完全不會“排斥”“外人”,而且那裡有很多書。


有了這些,我不再沉溺在來自我那小宇宙的煩惱,至少我嘗試這樣說服自己

Sunday, 24 August 2014

PolyLife Prelude … 一個人

1988年秋天


接到 Poly 通知收我入讀和 Marvin 同一個學系,我的 lonely journey 又開始

基本上沒有特別通知任何人,沒有像上次 interview 時那樣,第一時間找 Marvin,自上次七夕見面後,他找過我,應該是在電話裡告訴他的。

其他人呢?

好姊妹們自從 F.5 畢業和重讀後,大部份都出來做事或唸其他,只有 Shirley 還在唸 A-Level,但 Poly confirmed 收我後沒再和她去自修室;嘉露又去了澳洲;超兒又有自己的無事忙,她因為成績不太理想(其實已經比我好好多)和家人(特別是她父親)弄得不太開心,而且她這時好像還和她當時的男友在一起我們見得很少,。

A-Level 那些,漫遊我沒有再找,之前有細佬和明明和我一起“ ”,放榜之後各有各忙,基本上這個暑假之後和他們失去聯絡,細佬這個人馬座一向是個飄忽的人;明明的心100%去追了 Phoebe

雖然 Phoebe 常常找我一起去玩,尤其是漫遊也可能會去那些(都是細佬那“大嘴巴”告訴她),但妳和明明倆人在打情罵悄,我怎好意思來?而且我不太受得了她那種 material girl 的心態,當時她還有和她的 ex 聯絡。聯絡當然不是問題,問題在於她 ex’s father / family 也許可以供她往外國留學,所以仍有聯絡! Hmm… 這是什麼“交易”了?我當然沒向明明提起,橫豎他倆如我所料極速不了了知,原因就是明明沒有錢!這時候已經是 afternoon tea 也要去酒店,還要是五星級那種,經典一幕是我在街上碰見他們,之後是一起去了日航酒店 high tea,明明如何負擔得起了!?

話說回去,在沒有所有這些人的日子,剩下的暑假又回復早幾年一樣,自己一個人,也許是獨生女關係,我其實早已習慣,某程度上還頗為享受獨來獨往,但這其實又和我一直渴望有人在身邊寵我的想法極之矛盾!

就是這樣獨來獨往,到理工註冊那天,也是一樣。

Thursday, 21 August 2014

Healing

接下來的暑假直至收到 Poly 的通知,忙得不可開交,玩個不亦樂乎。又常常和細佬丶明明他們一起,還有 Shirley

沒有地方去玩時,就和 Shirley 去溫習,因為初時 Poly 還沒收我。我得預備重讀,而 Shirley 因為之前重讀了中五,今年正在預備 A-Level,雖然她唸商科,我唸理科,但沒關係

而細佬他們,因為自從發現了漫遊就是我所說的那個“他”之後,總想替我找些節目一起去玩,又是那些踩 roller 丶打 squash丶去沙灘丶etc,還有南華會,但為何沒有打網球?記不得了!!

有次去踩 roller,自認是漫遊最 friend 的留海,叫不動他的 best friend,於是叫我找漫遊。真該死,我知道留海一直在猜我和漫遊之間發生了什麼事。更該死的是,我又肯去找他,而更更更該死的是,他竟然又來。

之後洗米告訴我,他看到的是漫遊在逃避我。真的嗎?但我大部份時間都是和他一起溜啊!我沒心情去猜,反正要說的丶要告訴對方的,我們都已經講過。

還有一次去打squash,只得漫遊丶留海和我三個人,去九龍仔公園。之後還在九龍城吃東西。雖然漫遊把留海為叫來,但我沒好氣去嬲。然而,這個組合,明顯地組成了一個活生生的“嬲”字,他到底在想什麼?真是他自己才明白。

不知這樣算什麼,也實在不明白他用什麼心態面對我,但他對我又實在不差,雖然沒有 Marvin 那種寵愛,但也是種很好的感覺。

也許他只是想贖罪,對我好些來減輕我的痛。我又樂於扮演弱者(又是最好當“弱者”!!),把他送來的好都心安理得接收過去。


但原來我們都高估了我受傷的程度,還是低估了我的堅強?我不逃避反而加速了我傷口的癒合,減少了我糊思亂想的時間。

Saturday, 16 August 2014

七夕。紀念日


但今天晚上,當 Marvin 告訴我,為了我放棄另一個人,雖然也有過感動一刻,但還忽然發現,原來我非常在乎,在心目中,怎樣看其他女生。

我一直以為自己可以很大方,但原來我實在非常介意,有那麼多女生和我一樣這麼喜歡他。也許,我更介意而又不願意去知道的,就是我在他心目中竟然不是最好的。

是這樣嗎?

不肯定,但我怕做了他的女朋友會受不了,怕變成他說的“第一位之後,要面對還有很多女生喜歡他這個事實,我不喜歡這樣!不喜歡自己變會成野蠻女友,還可能是超級野蠻那種。

噢,原來如此!?

我可以這樣死心眼對漫遊,分別就在這裡。漫遊雖然口中從不承認喜歡我,但眼裡丶心裡都沒有其他人,而且還有最多時間陪我

此時此刻,Marvin 就站在我面前,是一個很好的時機,把心情和想法都說出來,告訴他,其實在我還未認識他之前,他已經可以如何影響我的情緒。。。

無奈此時此刻,腦裡竟然一片空白,開不了口,把所有想說的都給吞回去。想好好的想清楚,才給他一個“答案”。。

hmm … 又是“答案”!我討厭“答案”這回事!

然後,不知怎地,我們的話題竟然圍繞在漫遊身上!!!

那天晚上回家的路上,我倆都很沉默,他的俏皮丶得意忘形在無聲無息之間,有如被我的冷漠冰封了。

而這沉默,竟然把這個浪漫的日子,變成了我們最後一次約會的紀念日,後來我才知道,這甚至令我們之間的距離,在那一舜間,被拉得有如各在天一涯那牛郎和織女一般的遠。。。

因為相隔了一段時間之後,有一次碰到一個住在那公園對面的舊朋友,說什麼很久沒見諸如此類的寒暄說話時,他提到在公園附近見過我一次,我一個人在走着,然而,自從我搬離那條街六年以來,那是我唯一經過那裡的一次。

Wednesday, 13 August 2014

七夕。Where Were You When I Needed You?

Where were you when I needed you

我告訴 Marvin 我在等一個人。

但我問自己 ,這真的是原因的全部嗎?

我坦白地問自己,我想要什麼?

我知道,我不需要一個萬人迷男朋友。

我只想,我是最明白我男朋友的人,其他人怎樣看他,I don’t care也最好沒有其他人 care

可是,我們認識了快要三年了,除了他喜歡我這一件事,我對他卻一無所知。好像他怎樣努力讀書,誰是他最 friend 的死黨,要做什麼暑期工才有錢和我去街,還有一切一切看似無聊丶“芝麻緑豆”般的小事,我也想知道。

我只想,我的男朋友有上進心。雖然我不是那種低調的女朋友,我卻不介意被排在學業或事業之後,這樣的人有承擔。

但他竟然告訴我,我可以比他的學業重要,不長進!怕他為了我,担誤了學業,也許是我自私,但我實在承受不起這担子。

hmm …

過了很久很久以後,長大了,人變得細故,才明白,人家把我放在 top of the world,只是想取悅我!而他亦並非如我所想,但我卻白痴地。。。

逃。之。夭。夭!!

世上還找得到一個更蠢的女生麼!?

話說回去我只想,我的男朋友可以陪我做我想做丶可能是無聊不堪的小玩意,或者 vice versa 我陪他。

就如不知何年何月,我和他去打桌球,我玩得一般,但一起玩很開心!愛死了看他專心那樣子。還有那些去了街,卻不知做過什麼的無聊約會。。。

但這兩年多以來,我最想他出現的時候,他在那裡?

如果當時陪我去報預科的是他而不是柚子,我們會否同時感到那份浪漫?如果那時候我們已經在一起,我還有那麼多時間和漫遊去無聊遊盪嗎?

只不過,沒有如果!

我更想,我的男朋友會用行動告訴全世界,包括喜歡他或他曾經喜歡過的人,讓他們知道,我就是他要找的那一位。無需要刻意,但請不要逃避

但認識多時,我一直只活在一個隱形的國度,從來沒有機會走進過他的世界,就連他最好最好的朋友是誰我也不知道!

我不知道,在他的世界裡,到底我真正存在過麼?

為什麼我在這短短的一剎那,可以想到這麼多

不為什麼,只因要考慮給柚子一個“答案”時,和在上次為了那些照片而見 Marvin 之前,已經想過,但到見面時又得意忘形,沒有理由要提起這些嘛。

Don't botter cryin' don't botter crawlin'
It's all over now no use in stallin'
The love I once felt I don't feel anymore for you
This time I'll even open the door for you

You walked out when I was down
Well now I'm well off
And look who's comin' around

You're looking good it's hard to fight it
There's no use explainin' I've already decided
That livin' with you is worse than without ya
I won't spend a lifetime worryin' about you

Things got rough and you disappeared
Now I'm back on my feet
And look who's standing there

You were so young and you were so wild
I knew you were nobody's innocent child
The first day I saw you you really got me
I thought I could change you what good did it do me?

Things got rough and he couldn't wait
Now you're trippin' back
But babe, it's too late

Where were you when I needed you?
Where were you when I wanted you?
Where were you when I needed you?
Where…?

Saturday, 9 August 2014

七夕。告白


約了Marvin,我還是和他見面時才知道這天是七夕,我就是這樣,粗心大意!!

我們去了看關於星星 丶天文的節目, 內容是什麼,早給忘掉了,又是心不在焉。想他也是一樣。

之後我們去了一個地方。那是一個公園,官塘最大的公園,座落在我中一時乘巴士回校的總站傍,在那裡可以看到一個女生的家。那個女生並不是我,而是一個喜歡他的人。

我沒有感到驚訝,也沒興趣知道她是誰。一直以來我都知道身邊還有不少喜歡他的人嘛。正如圍在我身邊的,怎麼叫他們消失呢?

他把認識我多時都沒勇氣告訴我的話都說了出來。其實,他那次在電話裡告訴我對我那“飄忽的思念”,是類似的,但這次是面對面,對着我說,需要的勇氣也不太一樣吧!

他解釋了為何要選擇在這裡講,因為他為了我,沒法子接受那個女生。也許他心裡也不好受,但卻令他提起了勇氣坦白對我說出來。

我明白,也相信。因為我和他一樣,在等一個人。。。我也把這事情告訴了他。

奇怪!

我們在做着相同的事,都在傷害自己。

莫非我們最享受的,其實是那份被折磨的感覺?非要傷害自己不可?

他還對我說,要是我答應做他的女朋友,他一定會把我放在所有其他事情,包括學業和朋友之前!

我,該多麼感動

但我卻沉默了良久。。。

好想告訴他,我知他對我好丶寵我,每一次見面,雖然有時候我會覺得悶,但都感到他對我的好丶對我的寵愛。所以我從來沒有拒絕過他的約會。

那天他陪我去面試,我真的好感動丶喜歡得要死,愛死了那份被寵的感覺,最好有人寵壞我,接受我無需理由的任性。

但我無法控制自己猶豫不決丶左顧右盼。

Wednesday, 6 August 2014

心跳回憶.寵愛


8月上旬,收到 Poly 面試的通知,除了父母親之外,第一個丶而且是唯一一個通知的人就是 Marvin

是我沒有其他朋友,還是這反映了他在我心目中的地位?

我去見另外那一科目時,一個朋友也沒通知過,總覺得實在沒什麼好提。

打電話給他,自從上次那“照片事件”後,沒有見過他,現在又如常聽到他那親切的聲線,就像剛剛才收線似的。

窩心!

他知道我要面試他唸的同一科,緊張地問我,為什麼不預早跟他商量(選這一科)?

Hmm …

這個問題,問得實在太。好。了。

我,根本沒法子回答

為了什麼選這科?

明明從不喜歡在醫院工作,又不是唸 Bio Group …

但我還是沒有告訴他,要不是他的話,我真的不會選,而且還要是放了在 first choice

第二天,他把有關的資料拿給我。

感動!

但還是比不上面試那天

他不但陪我去,還帶我去。

其實,他大可以約我在學校附近等,我一樣會很開心,但他選擇了先到我家接我,再一起去。

那天下着毛毛細雨,是不大不小的雨,剛好要打傘,但又不會弄得滿身污糟。可以兩個人用同一把傘,卻又不用纏得太緊。


我們就是如此走在同一把傘下,一同走去巴士站,一同乘巴士,一同走上那紅磚堡的樓梯,再一同走過一些不知是什麼的路,到達了面試的地方。

忽然想起,為何他從沒到過我家?為何父母從不認識他?他到過我家門這麼多次,為何從沒進過我家?就連一些普通朋友也認識我父母!到底差了點什麼?

到了面試現場,有幾個似是他同學的人已經在那裡,他毫不避嫌地和我一起出現,也沒有掩飾他心情有多好。

這是我從來沒見過的,因為我們每次見面都是單獨約會,從沒出席過有其他朋友的場合。

我去了面試,他在那裡等。他那些同學會問他什麼呢?會問關於我的問題嗎?很好奇,也很開心。

我出來時,他就好像迎接女朋友一般,和我一同愉快地離去。

之後他問我答了些什麼,我說只記得一題,是關於輪班制度的,我告訴他我的答案,他還說我答得好呢!

這麼的貼心,愛死了這被寵的感覺,而這個人還要是他

一個在我還沒認識他之前丶從三年前開始,已經可以牽動我的情緒的人。

不得不承認,原來當個“無知或“弱者”的女生,真是可以很幸福的。

當你什麼也不知丶什麼也不理,自然有人會去打點安排。

物轉星移

畫面沒被記在日記,時間沒有為我們停留,但那份感覺,到現在依然好好地封存在心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