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30 July 2014

愛上失蹤人口


漫遊告訴我,還有幾個星期便放榜,已經停了做暑期工,會和琪哥到大陸旅行,因為沒有通訊工具,他將會失蹤一段日子,所以預先告訴我,還說他這種人就是這樣,會無緣無故失蹤,着我不要不開心,慢慢便會習慣找不着他的日子。


我忘了自己怎麼反應,我們雖然感情不錯,但他實在沒有必要向我交代些什麼。自上次我給他那封信後,他好像說過什麼幾年後回頭看時,我會覺得自己很傻。

我好像叫他不用理我,開心傷心自己選擇,然後沒再說過些什麼,大家的嬉皮笑臉又回來。

關係沒有進一步,但是不再關心對方麼?

又不盡然。

我做不到說不想便不想,然而,這已不是第一次面對會無故失蹤的人,我懂得如何對待自己。

只不過,你不但預先張揚讓我知道,還懂得顧及我的感受,到底我該如何相信你沒有感覺?

這一切,我沒有問,明白再問也沒有意思。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接下來的日子,我常常陪細佬和興興去辦謝師宴的事,興興是另一個班長,所以是其中一個負責人,而細佬和我是閒人。我們辦了一個船河謝師宴,無聊得可以,不值一晒。

放榜前夕,相約了興興丶明明丶細佬丶DodoPhoebe丶好像還有班長,一起去 camp,一起等待放榜的黎明。

Phoebe 不是我們的同學,而是明明在南華會做暑期工教小朋友遊泳時認識的“同事”,我和細佬兩個最游手好閒,常常到南華會找他們,或是游泳(雖然我其實學了這些年來也學不懂)丶或是等明明和 Phoebe一起去玩。

大家都知道明明想追 Phoebe,初時樂得有我們一起“充撐場面”,於時我們的集體活動,明明也把 Phoebe 叫來。

一班無聊人聚在一起,節目不外又是那幾種,我們這個組合不打麻將,玩橋牌的話又令某幾個無所事事,於是又是聚在一起講是非丶鬼故丶男男女女丶情情搭搭

矛頭指向我時,有人問CNY那次我提過那個“很想和他一起玩”的人現在怎樣,我忍不住告訴了他們,那是漫遊。

大家對這個“突如其來”的“謎底”嘩然,覺得被我和漫遊“騙”了似的,怎麼可能我倆一直坐在大家後面,他們竟然沒有一個發現那人就是漫遊!

其實只是他們沒細心把時間對照,我和漫遊常常在一起的時間,已經不用上課,他們看不到有什麼稀奇了?

這個我沒說,但告訴他們,沒有什麼欺騙或隱瞞,因為我們根本沒有在一起!

大家覺得,不是吧!既然妳喜歡他,而他又常常和妳一起,怎麼可能?

我告訴他們,我不知道,有機會請替我問問他!

然後有人問起那個應該覺得我“不可理喻”的又怎樣?

我只是輕輕帶過,告訴他們也沒怎樣。並沒提到雖然他也許覺得我不可理喻,但反過來那“照片事件”我也覺得他“不知所謂”!但大家沒追問這些

因為發現“大秘密”的主角原來是自己認識的,於是七嘴八舌在討論,等一會見到漫遊應怎麼“幫我”,又說今天放榜,他不可能“失蹤”云云

那時我把這件事告訴大家,心裡感到好像有點不尊重漫遊。

事過境遷發現,什麼秘密不秘密,根本是我們自己想多了。除了當事人,其他人滿足了那“三分鐘熱度”的八掛心理後,Who Cares

而除了我自己,亦沒人關心何以每次我也愛上“失蹤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