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26 July 2014

普通朋友的照片


6月,Marvin 把我的所有照片寄回來,我氣得想立刻打電話給他,但沒有我做不到!我覺得受傷害比生氣多,又不知自己該以什麼身份去向他發脾氣,於是又在拖。

然而最後還是捨不得,捨不得從此他就不再看到我。於是又約了出來,記不起是誰找誰。

我認真地想我倆到底是什麼關係,才活了十幾年,但卻拖拖拉拉了兩年多

見他那天的早上,約了琳琳和柏文去海灘,但沒有游泳。三個寂寞的心,在那裡呆坐了一個早上,然後各自散去,我什麼也沒提,他倆從不是我談這些的對象。

晚上見到 Marvin,其實很開心,忘了是什麼情形,我帶了他寄回給我的照片,再給他一次。印象中沒有不愉快的場面,不知怎地我在他面前不懂得生氣!

記不起去了那裡,我們在談天,他說女生只看到男生的一少部份,我同意,尤其是他,好複雜的一個人,我無從知曉他在想什麼。

其實很簡單,我就在你面前,你把你心想的都告訴我,不就解決這問題了嗎?但我沒有說,因為對着他,我總是做不出平日那大情大性的我。而且總覺得,他既然這麼喜歡我,一定很想我瞭解他多些,然而

好像也是這一次,他還說感到我只想做他的普通朋友

普通朋友?

為何我們的感覺竟有着如此大的差異?他有沒有想過,為何我會寄上這麼多我自己的照片給他這個“普友”?我沒有解釋,我不懂得反應,或許我真的太高傲,不懂得表達。

我只知道我一直在原地踏步,為的就是想他追上來,也不是沒有主動讓他知道過!我寫那麼多信給他,基本上寫給丶寄給男生的信全都只一個,筆友也停了可惜我們的關係,一直只是那麼“普通”!!

到底他知不知道,每次見到他後我總想立刻可以再見到他,是立刻是每一次丶每一天!但從沒有一次變成事實,連來電也要等了又等!

我想把思念化成行動,但又怕他不知怎樣想,怕又像之前一般,原來他不想再找我,只是我在“一廂情願”自動出現!我不想再掉進地獄,很折騰!但又捨不得放手,所以今天晚上仍帶着那些給“普通朋友”的照片

如今他問我,我無對,給 “condition”得多了,還可以有什麼期望

【你在我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