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 July 2014

不可理喻


農曆新年 CNY gathering,和我班的人,大伙兒又是到細佬家。有人在打 Bridge,他們夠人,我沒有玩,在看「Terminator」的錄影帶,又在喝忌廉溝鮮奶。

看完之後,我和綠葉在談天,記不起然後誰也加入,慢慢地全部圍在一起談天。

他們問我有沒有男朋友,我們已經做了一年半同學,這是第一次有人這樣問。

我告訴他們關於 Marvin 的事,但只大概提及如何相識和最近的電話對話,大家最好奇想知的是,既然這是我一直這麼喜歡的人,他這樣向我“告白”,我應該很開心啦。現在是否就是我的男朋友?


是的,很窩心的,但我給他們的答案,竟然是,「不是」!

我告訴他們,我有點猶豫

大家覺得我

不。可。理。喻!!

還說如果他們是 Marvin 一定感到很“冇癮”。


不。置。可。否!

我沒告訴他們,去年那封“地獄寄來的信”;也沒告訴他們,Marvin 是個異常地飄忽的人,常常無故失蹤,每次出現之後,總要等上很久很久,才再有消息。

每一次,熱切的心情總給時間慢慢地冷卻,每次總是從熱情掉進冷漠,我很喜歡這個人,但不喜歡這種徘佪於天堂與地獄之間的折騰!

有時候,我更懷疑這份感情丶甚至是這個人,其實不存在於真實世界,而只是一個假象。

我沒提到這些,然而,卻告訴了他們,我開始發現自己對另一個人有些不同的的感覺。相對 Marvin 給我的感覺,平淡得多,但卻比較實在,只是很想和他一起玩。

他們問是怎樣認識的,我胡亂作了一個背境,不能告訴他們那人是漫遊。

因為他們全都認識,而且學期還沒完,CNY 假期過後,仍要上課,漫遊又會天天坐在我後面上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