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8 June 2014

早開的花不結果


1987年冬天


1987 年冬天,是我們一起玩的女生中,開始有人離開香港的季節。嘉露終於完成辦理到袋鼠國唸書的手續,快要離開香港。

很難形容那種感

傷感?一定了!但很難受麼?又不至於,因為自從中三開始,移民丶出外唸書這些已經見過不少,但這次是我最好的朋友,那份感覺不盡相同!

不知為何我從來沒有送嘉露機的相?只記得,那天沒有人哭,莫非正如我所說,我們都有男生的性格和堅強!?

我只知道,我的傷感,無論如何難以和柏文相比,雖然大家都好像有預感,他倆這 puppy love 只能是早開的花不結果,但始終…. 不是一件容易面對的事。

之後要發生的,始終隨着歲月流逝,發生了。從沒刻意問過他們的感受,因為人前人後,大家表現出來都是堅強又正面的一面。

我相信,他倆應該都從沒憎恨過對方,也許還很珍惜對方才是。

想愛的人並不是出現丶相遇於“對”的時空,也許,他們就是讓對方學會後來應該怎樣去愛的守護天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