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29 June 2014

約定


年初四,是我的農曆生日,指定動作是大伙兒先到我家拜年,自去年開始,我們約定每年這天大家先到我家,豆利是之後才去玩。父母通常有節目,派完利是便會外出,剩下我們玩個夠才離去。

今年是我們姊妹們立下那“約定”後的第二年,已經少了嘉露,她已身在袋鼠國開始生命旅程的另一頁。其時 long distance call 很昂貴,是絕對的奢侈品,於是我們在我家其中一項重要節目,是錄錄音帶給嘉露,報告我們的近況之餘也送上 Birthday Blessing,她年紀只比我大五天!

除此之外,談談天,無聊一番又打發不少時間,忘了之後去了那裡,好像是溜冰,又好像不是,溜冰應是去年,嘉露也有來,還有柏文 … Anyway,日子過得很快樂。

我和她們玩到夠之後,晚上到大B舅父家匯合父母一起回家,通常還要等他們,因為三枱麻將不會同時間完結。因此我和恩表哥和 Ming 表姐算是有來往,大 B 舅父不是我外公同一,我們這一 cousins 們,除了我之外,沒有人會出現,她們大部份都比較清高,不屑和大家 social,而不是如此的又因為四姨母離婚之後甚少和我們“這邊”來往 ...

之後那年,我唸理工,其他人各有各忙,約定好像還有繼續,但又少了幾個,記不清,只記得阿嬌好像沒來,也沒有再錄音給嘉露,雖然仍一起不知做了些什麼,我又有到大 B舅父家,做着同樣的事 ...

再之後那年,我已離開了香港,外公和大 B 舅父同年 passed away,我沒有回港。反而住在 New York丶又已經許多年沒回港的細舅父因外公而回來,但仍錯過了最後一面 ...

那時沒想過,和姊妹們那約定有多天真,只覺得眼前的一切就是一生一世,沒想過改變可以來得有多快而又冷漠得無聲無色當你忽然發現應該抓住時,已經遠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