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22 June 2014

紀念冊


1988年春天


考試完結,還有不夠兩個月,學期也完結,這標緻着我七年的中學生活也將真真正正的結束。

我買了一本紀念冊,那是一本很“台式”的精品 notebook,大概是一張 A4 paper being cut half vertically 的大小,裡面差不多每一頁的 background 都不一樣的。

我給大家寫,大家笑我天真丶低能,又不是中五畢業,又不是不知什麼叫“別離”,有什麼好寫?

然而人就是這樣,他們一面說,我一面“我行我素”,把紀念冊傳給我想他們寫的人,個個一面“笑”卻一面很 enjoy 寫,最少的寫了五頁,最誇張的好像超過十頁!

Sandy 一向很 cool,還在裡面問我是否真的相信“真情與熱誠”是用不盡的?我不知,只想是,但不敢想!因為太明白終有一天也會“累”。

Eventually,傳到漫遊,他和其他人不同,收到的不只我的紀念冊,還有一封信,記不起寫過什麼,大概是想在紀念冊中寫的那種說話,我的性格一向慣始終,會寫什麼了!?

但無論內容是什麼,不重要,因為多了那封信,已經很不一樣!噢,原來那是自我和 Marvin 通信後,第一個我先寫信給他的人,只是很不同的是,漫遊從沒收過我的相。

他收了那封信,又 keep 住了我的紀念冊一段時間, 天天如常坐在我後面,“口賤”性格沒有改,大家什麼也沒提

過了(我想是)都有幾星期,漫遊把紀念冊回給我,我立刻打開,想快快看他寫了什麼,可是找來找去什麼也沒有。

我問「你沒有寫?」「有,寫了。」「這裡沒有,寫了在別處?(我以為他也用信回我)。」「不,都是用你的…. 你遲些會收到…. 」「不是吧!你撕了我本紀念冊!??????」

隔了幾天,收到一封信,是用我那本紀念冊的紙作信紙寫的,像我一樣,寫的完全沒有什麼特別,和其他人的都差不多!這就是我看了之後給他的回應,還加了一句,不明為什麼要撕下來,弄“壞”我的東西之餘,還要寄!

我認真地說,他卻以一貫的皮笑臉來回應我!

後來紀念冊傳到留海處,他問漫遊沒寫麼?我不想說,只是答道「沒有

我竟然 為了這個人講大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