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18 June 2014

除夕


除夕夜,人人認為應該有節目去狂歡的日子,我,竟然呆在家裡。

記不起,節目該是有的,但玩得太多,偶然又想來個反高潮,自閉一下。

雖然沒有什麼煩惱事,有時候也想讓自己一個人安靜地渡過。

反正好友們都習慣了我的飄忽,大伙兒的節目,有時候我答應了又不是定會出席,即是臨時“放飛機”,所以不去也沒有人會覺得奇怪,亦沒有人會介懷。

電話響起,是留海,我沒什麼奇怪,因為習慣了他常常找我,反之,他聽到我接電話,第一句帶點驚訝地問,為何我在家?

我笑着反問他,打電話來不是想找到我的麼?

但我沒有解釋,我在家,因為我想他約我的人沒有約我,就是如此!

他笑說,原來我寧願獨自留在家,也不會應他的約,還開玩笑地問,他約了我這麼多次我也不理他,到底是什麼意思?

我莞爾

答了一些完全不着邊際的事。

他沒追問,話題又繞回去我們平常說的人生大道理

十八歲那年的除夕夜,就是這樣渡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