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31 May 2014

師妹丶師姐


1987年秋天


中七開學,最關心的是什麼?來年的高考?這個當然。但對於是男校女生的我,最關心的竟然是來了怎樣的師妹。

沒錯這很奇怪,我又不是男生!也沒有同性戀傾向。然而,就是很想快些見到她們。

要認識一點也不難,全校只得一個女洗手間,而女生全數不夠二十個,逃也逃不了嘛。開學不夠一星期,我班的三個女生,已經認識了全部唸 Maths group 的女生。其中四人常常和我們聯絡,有時候還相約一起吃午飯。與去年那些高我們一班的師姐們擺出的冷漠和疏離比較,有如活在兩間不同的學校。

Tess and Lori 中學時是同學,是女校,她們從一個極端(女校)到另一個極端,有趣!還有,她倆都重讀過中五,所以其實是和我同年,更投契。

開課後不久,Marvin 告訴我,他在理工唸什麼科目。唸理科除了醫生護士,不一定要做工程,原來在醫院,還有很多專業。

他提到認識了我一個師姐,是 A-Level 時高我一班的其中一個師姐,好像說認得我還是什麼的?

可是,我對她完全沒有印象,我們從來沒有來往過!

高我一班那些人,男的就只懂製造是非。女的就“扮晒野”,明知我們這些“師妹”和她們面對的處境很相似,但從沒有想過“照顧”一下我們,就是在學校裡碰面,連打個招呼的動機也沒有。

不過也沒關係,我從沒希罕過,有了剛過去這一年面對巨大環境轉變的經歷,不自覺地發現,在不斷改變的環境,本能會幫我找到適應的方法

但如今,我有個“師姐”,竟在我最喜歡的人面前說認得我?是誰先提起我不知道,但除了要打開和 Marvin 之間的話題之外,她到底為了什麼認得我?她又不是男生?真是奇哉!

我只是平淡地回應,沒對 Marvin 說這些,反正他由始到終都不明白我去年在完全陌生的環境面對過什麼,而且不想他覺得我小器之餘,更重要的是,我沒興趣知道這個所謂“師姐”的事,根本沒有必要花時間去談她。

要本小姐花時間和心思在他/她身上的人,在我心目中怎樣也得有些少地位但這位師姐,對不起,妳面目模糊,連納入我“不喜歡”的清單也未有資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