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24 May 2014

缺堤


星期日,和阿南一起吃午飯,他是我和 KK 都有和他們來往那些邊沿少年之中的其中一個。和阿明一樣,已經輟學,但找了正當工作做。Okay 啦。

我不想去,但很久沒見。

我們約了在旺角,某間大伙兒常去的酒樓飲茶

談了大家的近況和一些無聊事,我告訴阿南,大伙兒見面時,黑仔見到我總是黑口黑面,獨個兒見到他時,明明好好的。

我問阿南,我是否真的這樣討厭?做不成男女朋友,也不用憎恨我吧?

然後,阿南告訴我一個驚人的看法。

原來,我真的一點都不明白男生!

聽完之後,我心想,現在你可以如此從容面對我,即是已經什麼都沒有,不會缺堤啦。這個當然沒有問,因為大家都清楚不過,沒可能!我們的距離愈來愈遠,就是他沒有輟學,我也沒有動搖過,就是阿南從來不是我的那杯茶!

聽了他的話,心裡有點不好受,黑仔到見到我時仍這麼面黑,原來因為放不下,還要被大家看在眼內,是否有點殘忍!?

真想不到,原來唯一放生他的方法,竟然是不要找他,讓他自己去面對丶去療傷,而不是繼續關心他!之前還天真地想,做不成男女朋友,要好好對待他,原來,這竟然是大錯特錯!!!

矛盾!

我想對他好,是不想傷害他,但原來這竟然是好心做壞事

自這次之後,我不但沒再和黑仔來往,也沒有再見過阿南,大伙兒的聚會,我避之則吉。

對他們,我可以隨時 let go,可是,對一直以來都捨不得放手的,我。。。

又該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