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18 May 2014

放不低



仍是七月,暑假某晚上,我和大孖和琳琳一起吃晚飯,看到 Marvin

在那個我們第一次約會的 SARs 屋苑,我和她們在一間幽暗的餐廳內,Marvin 在外面經過,他看不見我,雖然他在燈火通明的戲院經過,但我只看到他,無論如何沒法子看到他和什麼人在一起!

真不明白,為何我的眼睛從來只會看見他一個人?

因為看見他,話題落在他身上。

我告訴她們,我寧願從來沒有認識過 Marvin,就像現在這樣,我看見他,他看不見我,永遠保留一個美好印象在我心中,可能是最美麗的邂逅。

她們聽不懂,只感到一頭霧水,因為從很久以前開始,我沒有再在她們面前談及他,不只是 Marvin,其實是沒有再和她們提起任何關於感情的事情或感受,只覺得兩個人之間的關係,從來都沒有任何第三者可以完全明白,就算沒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也沒有什麼好去提。

於是話題很快便結束,改為琳琳告訴我們她和肥肥“散了 band”,還問我的意見,我說沒有 comment。基於我的思維,連我自己的事也不想多提,我還會有什麼意見呢!?

然而,現實就是現實,Marvin 不但曾經在我生命中出現過,還看見了我丶認識了我,讓我感受到思念到底是怎麼樣的一回事。只不過,這些都已過去,既然他不找我,我又不想去找他,就讓他從記憶中慢慢淡出去吧!

可是,回到家裡,我卻又為了他在寫。。。

我問自己,是否真的捨得就這樣忘掉他?要是真的話,為何又再出現在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