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3 May 2014

下一站。天。國


那邊廂才替 Shirley 慶祝完生晨不久仍然是七月去送殯

B 表舅父才四十出頭,四十三丶還是四十四?是母親那一輩人之中,第一個離世外公和兩個叔公仍然健在白頭人送黑頭人從沒聽說過他身體有什麼大毛病應該沒有長期患更沒想過


看似很遙遠,但原來可以這麼近

在靈堂上我第一次丶也是這生唯一一次見到表舅母和表姐,她倆那時侯已經在加國生活了十多年和表舅父這邊的親戚從來沒有來往我亦懷疑她們和細 B 舅父亦沒多少聯絡,母親從來沒提起過,亦與我無關。

那時候香港才剛剛開始移民潮不久之後還出現了不少“太空人”,和繼而衍生出來的家庭問題然而這些在 1987 年時仍未是潮流。細 B 舅父一家,可謂帶領潮流!

長大了我嘗試解構自己的道德觀念從何而來為什麼一面是那麼認真又執着,同時另一面又那麼開放無論多離奇的關係我都覺得無可無不可、都好像沒什麼大不了似的!?尤其是對名份這回事亦也覺得無可無不可 ...

... hmm ... 

也許因為,從小開始,便被包圍在身邊的“眞人騷”潛移默化吧

不是麼

父母兩邊都是大家族。尤其是是母親那邊,五個太婆留下什麼來

留下了。。。

同爺異嫲的親戚一大堆沒相干反正大家至少有一半是流着相同的血脈,表親也不過是如此而矣,總比一丁點也沒有親近一些嘛!合得來的話,多一點來往,要不然,不相往還又如何?

還有什麼?

現代 typical American family 所擁有的特質 。。。

夫妻仍然同住一屋簷下卻分房睡、貌合神離、同床異夢丶單親、離婚、再婚、異父異母的姊妹、奉子成婚丶一結即離丶入贅(子女跟隨母親的姓氏)丶第三者丶無名份卻白頭到老丶無血緣卻勝過親生父親。

兩個阿叔,一個酗酒酗至妻離子散,一個睹錢睹到敗哂阿爺副身家,你在印尼駕平治,我在香港住公屋,那也算了,還要飛車時意外撞至一隻腳變成殘廢,老來又想起找大哥(我父親)接濟。。。

這一切,比粵語殘片更“粵語殘片”,那些似是疑非的情節,通通並非戲裡的劇情,更非雜誌上的娛樂新聞,而是一個個丶活生生發生在我身邊的。。。

真。人。騷。

看着這些發生在身邊,我曾經以為,天下間所有的家庭也是如此的,而兩性關係更是從來都不可靠的。

後來我明白,自己在表達情感上的冷漠和高傲,還有那份潛在的自我保護意色,和自小冷眼傍觀這一切,不無關係。因為從小到大,從來都只在看,不許問,是非黑白,自己去推敲丶從觀察中理解,但許多事,孰是孰非,根本無從分曉!

而某程度也因為這些,別人的感情和家事,無論是多要好的朋友,人家不主動提及,我從不過問。

只知道,任何人,總有一些是只有自己才明的感覺丶故事丶人物丶甚或是遺憾。。。

在撒手塵寰那一刻,放得下幾多?

又。。。帶得走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