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31 May 2014

師妹丶師姐


1987年秋天


中七開學,最關心的是什麼?來年的高考?這個當然。但對於是男校女生的我,最關心的竟然是來了怎樣的師妹。

沒錯這很奇怪,我又不是男生!也沒有同性戀傾向。然而,就是很想快些見到她們。

要認識一點也不難,全校只得一個女洗手間,而女生全數不夠二十個,逃也逃不了嘛。開學不夠一星期,我班的三個女生,已經認識了全部唸 Maths group 的女生。其中四人常常和我們聯絡,有時候還相約一起吃午飯。與去年那些高我們一班的師姐們擺出的冷漠和疏離比較,有如活在兩間不同的學校。

Tess and Lori 中學時是同學,是女校,她們從一個極端(女校)到另一個極端,有趣!還有,她倆都重讀過中五,所以其實是和我同年,更投契。

開課後不久,Marvin 告訴我,他在理工唸什麼科目。唸理科除了醫生護士,不一定要做工程,原來在醫院,還有很多專業。

他提到認識了我一個師姐,是 A-Level 時高我一班的其中一個師姐,好像說認得我還是什麼的?

可是,我對她完全沒有印象,我們從來沒有來往過!

高我一班那些人,男的就只懂製造是非。女的就“扮晒野”,明知我們這些“師妹”和她們面對的處境很相似,但從沒有想過“照顧”一下我們,就是在學校裡碰面,連打個招呼的動機也沒有。

不過也沒關係,我從沒希罕過,有了剛過去這一年面對巨大環境轉變的經歷,不自覺地發現,在不斷改變的環境,本能會幫我找到適應的方法

但如今,我有個“師姐”,竟在我最喜歡的人面前說認得我?是誰先提起我不知道,但除了要打開和 Marvin 之間的話題之外,她到底為了什麼認得我?她又不是男生?真是奇哉!

我只是平淡地回應,沒對 Marvin 說這些,反正他由始到終都不明白我去年在完全陌生的環境面對過什麼,而且不想他覺得我小器之餘,更重要的是,我沒興趣知道這個所謂“師姐”的事,根本沒有必要花時間去談她。

要本小姐花時間和心思在他/她身上的人,在我心目中怎樣也得有些少地位但這位師姐,對不起,妳面目模糊,連納入我“不喜歡”的清單也未有資格!

Wednesday, 28 May 2014

Mona and Phil


8月,Mona 放榜的日子,上次和她見面好像是外公生日,又好像是農曆年,記不清,總之很久沒見了。

打電話問她考得怎麼,結果和我去年差不多,不上不下,go stuck in the middle

後來她决定了到恆生商學院升學,每天往返天后和沙田之間,像我唸預科初期,路程那麼遠,好不辛苦啊!!後來發現,這又是另一個傳奇故事的開始,因為她在那裡“重遇”Phil

這令我一再感到,無法不相信宿命!

Saturday, 24 May 2014

缺堤


星期日,和阿南一起吃午飯,他是我和 KK 都有和他們來往那些邊沿少年之中的其中一個。和阿明一樣,已經輟學,但找了正當工作做。Okay 啦。

我不想去,但很久沒見。

我們約了在旺角,某間大伙兒常去的酒樓飲茶

談了大家的近況和一些無聊事,我告訴阿南,大伙兒見面時,黑仔見到我總是黑口黑面,獨個兒見到他時,明明好好的。

我問阿南,我是否真的這樣討厭?做不成男女朋友,也不用憎恨我吧?

然後,阿南告訴我一個驚人的看法。

原來,我真的一點都不明白男生!

聽完之後,我心想,現在你可以如此從容面對我,即是已經什麼都沒有,不會缺堤啦。這個當然沒有問,因為大家都清楚不過,沒可能!我們的距離愈來愈遠,就是他沒有輟學,我也沒有動搖過,就是阿南從來不是我的那杯茶!

聽了他的話,心裡有點不好受,黑仔到見到我時仍這麼面黑,原來因為放不下,還要被大家看在眼內,是否有點殘忍!?

真想不到,原來唯一放生他的方法,竟然是不要找他,讓他自己去面對丶去療傷,而不是繼續關心他!之前還天真地想,做不成男女朋友,要好好對待他,原來,這竟然是大錯特錯!!!

矛盾!

我想對他好,是不想傷害他,但原來這竟然是好心做壞事

自這次之後,我不但沒再和黑仔來往,也沒有再見過阿南,大伙兒的聚會,我避之則吉。

對他們,我可以隨時 let go,可是,對一直以來都捨不得放手的,我。。。

又該如何?

Wednesday, 21 May 2014

我的荒誕獨身宣言。。。


無聊的夏天,仍在放暑假,原本沒有心情寫日記,可是睡不着,是多少個晚上了,我沒法入睡?並非有什麼煩腦,只是假期習慣了遲睡。。。

遲得令整個生理時鐘癲倒了那種!

今天黑仔找過我,他真的學懂了關心別人,可是,我。受。不。了!!

我怕。。。怕他把我當成女朋友!

也許是我的不對,既然只想和他繼續是朋友,根本不應該和他去看電影。

Hmm…

想起次和好友們傾談時,我向她們說過,我會是那種為浪漫而戀愛的人,說實話,我真的不太喜愛婚姻這回事,一紙婚書給人的負累太沉重。

令兩個浪漫的人不敢浪漫丶今兩個深愛的人再沒空談情。。。

因為有了家庭這担子,無論是負責賺錢維持生計丶還負責照顧家務的也是日做夜做,那來還有時間和精神去浪漫?

沒有約束的關係不一樣,合則來丶不合則去,如果大家快樂過丶值得珍惜丶令人回味和惦念。。。不是很美妙麼?

也許,這只能是我主觀的想法,因為大部份人都認為,每個人都應該有自己的家,由配偶丶子女所組成的“家”。

然而,這個在於我而言,實在太虛蕪飄渺了。

至少現在的我始終認為,獨身是最好的,或許是的自私吧,想做盡一切自己想做的,容不下任何人去干預我的自由!

語無倫次了一番,該睡得着了!

Sunday, 18 May 2014

放不低



仍是七月,暑假某晚上,我和大孖和琳琳一起吃晚飯,看到 Marvin

在那個我們第一次約會的 SARs 屋苑,我和她們在一間幽暗的餐廳內,Marvin 在外面經過,他看不見我,雖然他在燈火通明的戲院經過,但我只看到他,無論如何沒法子看到他和什麼人在一起!

真不明白,為何我的眼睛從來只會看見他一個人?

因為看見他,話題落在他身上。

我告訴她們,我寧願從來沒有認識過 Marvin,就像現在這樣,我看見他,他看不見我,永遠保留一個美好印象在我心中,可能是最美麗的邂逅。

她們聽不懂,只感到一頭霧水,因為從很久以前開始,我沒有再在她們面前談及他,不只是 Marvin,其實是沒有再和她們提起任何關於感情的事情或感受,只覺得兩個人之間的關係,從來都沒有任何第三者可以完全明白,就算沒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也沒有什麼好去提。

於是話題很快便結束,改為琳琳告訴我們她和肥肥“散了 band”,還問我的意見,我說沒有 comment。基於我的思維,連我自己的事也不想多提,我還會有什麼意見呢!?

然而,現實就是現實,Marvin 不但曾經在我生命中出現過,還看見了我丶認識了我,讓我感受到思念到底是怎麼樣的一回事。只不過,這些都已過去,既然他不找我,我又不想去找他,就讓他從記憶中慢慢淡出去吧!

可是,回到家裡,我卻又為了他在寫。。。

我問自己,是否真的捨得就這樣忘掉他?要是真的話,為何又再出現在日記?

Wednesday, 14 May 2014

又是啃書的。。。Lonely Holiday!



A Level 前最後的夏季,到駕駛學院,學習駕駛,預備考車牌。

很多謝父親,兌現他的承諾,讓我剛滿了十八歲便去考車牌,快過同齡的大部份朋友達成夢想。

原想找獨立教車師付,因為應該比較便宜,而且可以相就地方,那麼我便無須長途拔涉到沙田去,但父親說,駕駛學院是政府新開辦的,為了吸引更多人去報名,合格率應該高一些。

Okay,既然如此,他又覺得付担得來,就這個,於是,我的孤獨旅途又開始。。。

每次也是獨個兒山長水遠往返位於沙田小瀝源的駕駛學院,陪伴我的,除了 walkman 之外,還有我喜愛的小說,這個夏季,理應積極預備 A Level 考試,可是懶散的我,沉迷閱讀小說,比起之前任何一個暑假,看得更多。

奇怪的是,愛情小說偏少,也許因為之前看亦舒多到已經吃不消,興趣轉移至科幻和推理小說。

人人以為科幻一定是衛斯理,我卻完全沒有興趣,只對台灣作家張系國情有獨鍾,原因很簡單,他為科幻添上了一層浪漫。「星雲組曲」是他的經典,還記得其中一個關於再世輪廻的故事,主角輪廻了七世也堅持尋找同一個人做他的七世妻,長情得來又幾不可思議;還有另外的一丶兩個故事,曾經被商台改為在深宵播出的廣播劇,記不起是先聽廣播劇還是先看小說,但同樣引人入勝。

開始看日本作品,不懂日文,當然是看翻譯本,不能放過的是偵探小說,但沒有愛上最流行的什麼三色貓系列,反而喜歡夏樹靜子,也許因為她不夠大路,後來發現她的書在香港並不容易找。

除此之外,好像也是這個暑假,讀了許多丶許多 Agatha Christie 的偵探小說,為什麼是她?全因公共圖書館有大量 Agatha Christie 的藏書,英文程度不夠好,於是也是看翻譯的中文譯本。

雖然没有愛情小說,但少不了浪漫詩人徐志摩,找來他寫給陸小曼的情信,以為會欣賞到絕世的浪漫詩詞歌賦,怎知原來竟然悶到冇朋友!真的是沒有朋友那種,因為寫的都是生活上的鎖事,沉悶程度是普通朋友根本不會有興趣的內容!也許,就是如此吧,無論原本是多燦爛的愛情故事,一旦歸於平淡生活,也只是不過矣矣!

Saturday, 10 May 2014

秋天的童話


浪漫的電影,我竟然是和 Sandy 兩個女生去看!


印象最深刻的,除了周潤發把女人叫做“茶煲”之外。就是

女主⻆鍾楚紅的這句話:「有些男人,你喜歡和他一起,可是要妳嫁給他,卻又做不到。」

我也相信,世上有確實有這樣的男人,可以和妳浪漫,卻又不一定可以付託終生。雖然我還年紀小,未到談婚論嫁的年齡,但對於那些追我的人,偶然我也會幻想一下,若果有一天,我嫁給他的話,會變成怎樣?

hmm … 往往因為想到生活上那些折磨人的實際問題,我便退縮,沒有胆量去投入那些也許會變成無花無果的情緣,也許是害怕被傷害吧!

別人從表面看到的,我好像有不少人“追”,但沒有真正“追”過我的,也許永遠不會知道

活了這十多年,除了對一個人之外,我從沒有真正投入過!

其實,就算是追過我的人,又真的會知道麼!?

Wednesday, 7 May 2014



7 月剛蹈入下旬,和原宿去拍照,當然是他做拍,我被拍。我們算不上是 close friends,可是相熟程度也非泛泛之交。

我們早上十一時開始,地點是中環雪廠街,還有煤氣燈和那條長樓梯。我穿了灰色“樽領”但沒有衣袖的背心,加了長牛仔裙。

那天天氣很悶熱,我們拍了一會兒已接近中午,我忽然覺得滿天星斗,想暈的感覺又來了,有點像以前和大伙兒去踏單車那次那種暈玄,我知道在陰涼的地方休一下應該 Okay,所以沒有離開,只在樹下待了一會兒又繼續。很久以後才知道這是中暑的徵兆。

也許因為身體有些不適,我平常的笑容都消失了,全輯相都差不多只拍到我憂鬱的一面,但效果出奇地好,拍得我很美之餘,亦捕捉了另一面的我!

之後我們去了午飯,原宿還約了阿明,很久沒見的朋友,言談間他提起大軍,我沒什麼興趣聽,已經很久沒見,雖然他在最近期的考試前夕曾致電來問候我,但是。。。我,就是沒有興趣知道。

是這一次,原宿告訴我,下月他就會芨赴英倫,原來他最年長的哥哥已經在那裡十多年,原宿這次過去,也不知會不會回來。

Sighed

又走一個,這時已經知道浩浩下月也會到英倫,而嘉露也已經在辦理往澳洲的手續。。。

於是,這次不但成為我和原宿的 farewell,也是我獨照“沙龍”的絕晌。。。

雪廠街和煤氣燈,襯托出最美麗而又最憂鬱的我

出來做事之後,不時也會經過這裡的,但從沒有一次,試過有閒情停下來。

而我認識的原宿和浩浩,永遠只停留在 1987 年!

Saturday, 3 May 2014

下一站。天。國


那邊廂才替 Shirley 慶祝完生晨不久仍然是七月去送殯

B 表舅父才四十出頭,四十三丶還是四十四?是母親那一輩人之中,第一個離世外公和兩個叔公仍然健在白頭人送黑頭人從沒聽說過他身體有什麼大毛病應該沒有長期患更沒想過


看似很遙遠,但原來可以這麼近

在靈堂上我第一次丶也是這生唯一一次見到表舅母和表姐,她倆那時侯已經在加國生活了十多年和表舅父這邊的親戚從來沒有來往我亦懷疑她們和細 B 舅父亦沒多少聯絡,母親從來沒提起過,亦與我無關。

那時候香港才剛剛開始移民潮不久之後還出現了不少“太空人”,和繼而衍生出來的家庭問題然而這些在 1987 年時仍未是潮流。細 B 舅父一家,可謂帶領潮流!

長大了我嘗試解構自己的道德觀念從何而來為什麼一面是那麼認真又執着,同時另一面又那麼開放無論多離奇的關係我都覺得無可無不可、都好像沒什麼大不了似的!?尤其是對名份這回事亦也覺得無可無不可 ...

... hmm ... 

也許因為,從小開始,便被包圍在身邊的“眞人騷”潛移默化吧

不是麼

父母兩邊都是大家族。尤其是是母親那邊,五個太婆留下什麼來

留下了。。。

同爺異嫲的親戚一大堆沒相干反正大家至少有一半是流着相同的血脈,表親也不過是如此而矣,總比一丁點也沒有親近一些嘛!合得來的話,多一點來往,要不然,不相往還又如何?

還有什麼?

現代 typical American family 所擁有的特質 。。。

夫妻仍然同住一屋簷下卻分房睡、貌合神離、同床異夢丶單親、離婚、再婚、異父異母的姊妹、奉子成婚丶一結即離丶入贅(子女跟隨母親的姓氏)丶第三者丶無名份卻白頭到老丶無血緣卻勝過親生父親。

兩個阿叔,一個酗酒酗至妻離子散,一個睹錢睹到敗哂阿爺副身家,你在印尼駕平治,我在香港住公屋,那也算了,還要飛車時意外撞至一隻腳變成殘廢,老來又想起找大哥(我父親)接濟。。。

這一切,比粵語殘片更“粵語殘片”,那些似是疑非的情節,通通並非戲裡的劇情,更非雜誌上的娛樂新聞,而是一個個丶活生生發生在我身邊的。。。

真。人。騷。

看着這些發生在身邊,我曾經以為,天下間所有的家庭也是如此的,而兩性關係更是從來都不可靠的。

後來我明白,自己在表達情感上的冷漠和高傲,還有那份潛在的自我保護意色,和自小冷眼傍觀這一切,不無關係。因為從小到大,從來都只在看,不許問,是非黑白,自己去推敲丶從觀察中理解,但許多事,孰是孰非,根本無從分曉!

而某程度也因為這些,別人的感情和家事,無論是多要好的朋友,人家不主動提及,我從不過問。

只知道,任何人,總有一些是只有自己才明的感覺丶故事丶人物丶甚或是遺憾。。。

在撒手塵寰那一刻,放得下幾多?

又。。。帶得走多少?

Thursday, 1 May 2014

Shirley’s Birthday Party


七月中,剛開始放暑假,大伙兒相約在阿嬌家為 Shirley 慶祝生日。



奇怪!多年來我們都鮮有在正日替 Shirley 慶祝生晨的,某程度因為那通常是暑假開始後第一天,沒有人那麼有“效率”地在假期第一天便相約去玩樂,但今年對我來說是暑假第一天,對她們大部份來說都不是,因為除了嘉露和我,大家都重讀了中五,會考之後,暑假已經開始了一段日子。

那天的氣份有點奇怪,沒和她們一起上學一年,我並不知道,到底誰和誰之間出了些什麼問題。雖然沒有問,但認識了這麼久,一聚首便能感應得到,存在於阿嬌和琳琳之間的芥蒂並不淺!

是為了男生麼?是火山?不是吧!他人都走了,還自誇韋小寶,眾所周知他女朋友眾多,犯不着為這樣的男生傷感情!然而,是否真的為了這個?我沒有過問。

只知道,事隔多年,存在眾姊妹彼此之間那份 forever friendship,比起所謂的愛情,更經得起考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