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6 March 2014

忌廉溝鮮奶溝 Tennis


1987年春天


1月要考試,之後又是那些早放學的日子,又是去打 bowling丶成班人無所事事的日子。但今年不是和“姊妹”們一起過,她們大部份在重讀中五,時間和我不夾。

好像是從這時開始,我們常常去細佬家。他家在 within 學校的 walking distance,又不是和父母住,他來自大家庭,有四個哥哥丶一個弟弟丶一個妹妹。我常告訴他,我很羨慕他妹妹,六星伴月,還有嫂嫂,集萬千寵愛在一身!

這時細佬有一兩個哥哥已經結婚,他和不知那一個丶還是兩個哥哥住,他們都已經出來做事,和我們這些學生的作息時間很不同,就算是結了婚的,過時過節都不一定在家,所以細佬的家基本上變成我們大伙兒的聚腳點。

每次到他家前,例必先到超級市場買鮮奶和 cream soda,之前我不信真的有人這樣 mix 的,喝下去又幾特別,於是這又變成我們到他家的必備飲品。

他們有幾個很愛打 bridge,我沒所謂,可以玩又可以不玩,在不夠人時我總是 super backup,通常和細佬 team up,他打得比較好,而我又最差,簡直是最佳拍檔,因為我可以做 dummy,不必用腦,他又可以玩多些。

好像也是這時候開始打 Tennis,留海是“鐵腳”,還有達達和Man。女生只有我,因為 Sandy and Ida 都不愛玩這個,所以很多時我都相約好姊妹一起去,又只有琳琳鍾意。有次嘉露也來了,不過不是打Tennis,而是和柏文拍拖路經,“探望”我們。

最愛聚在高山道球場,還有那個不知是否高山道丶總之也在附近但要上一條很長很長的樓梯才到達的球場。

有時候一大班人一起去,要 book 兩個場,漫遊雖然不同班,但留海和他很 friend,也會叫他來,原來他是個運動健將。

有幾次一打就打了幾個鐘,成班人都是那麼“爛玩”,從天光玩到天黑才心熄。每次打完 Tennis,總愛在附近的茶餐廳吃東西丶談天,日子就是這樣打發。

過了不久,還發現琳琳和肥肥一起!原來是打 Tennis 打出火花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