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30 March 2014

Letter from Hell


CNY 假期的前夕,因為剛考完試,仍是放早的日子,下午沒有課,午飯後便回家。

收到 Marvin的信,不用打開已知道是他寄來的,因為每次都是用同一set 信封和信紙,粉藍色底,上面印有一隻很 cute 的窩牛.

就像之每次一樣,立刻拆,校服都未換。

一面看,我的心情一面往下沉,愈沉愈快,像過山車上到最高點之後,往下衝那種感覺,差點沒法把它看完。

他在信裡說,曾想過不再找我,不只一次,但每次我又出現。記不起信裡還說了什麼,但沒有解釋原因。

我好嬲,想把信撕掉,但又捨不得。

去年這個時候,直至我打開那信的一剎那,我活在天堂。一年之後,同一個人,把我送往地獄。

從天堂到地獄,原來這麼容易,輕輕地,只是他的一句話,我無需要任何準備,亦無需做些什麼,只消一瞬間,我徘徊於天堂與地獄之間。

我不想留在地獄,但退回去天堂這一項,並不在我可選擇的淸單上。

之前很鍾意看他的信,曾幾何時,那是多麼的溫柔,陪伴我渡過多少個寂寞挑燈夜讀的晚上。從沒想過這東西可以是如此殘酷,一枝筆和一張紙加起來,竟然可以構成如此巨大的殺傷力。

面對這突如其來丶單方面的通知,我沒法反應,連問清楚的機會也沒有,只可選擇收下或是扔掉這信。

最後我選擇了把它收下。

平靜下來之後,把信拿出來,又再看,反反覆覆,看了很多很多次。

感覺漸漸消退,平淡下來。

我還為此而興幸,証明他在我心目中的地位並不是那麼重要。相反還覺得他" 不知所謂",叫自己不要再理他。

【別為他流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