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19 March 2014

Holiday with New Friends


升讀預科後的第一個長假期,除了和好姊妹們相約去玩影相,也開始和班上的人多了來往。

那個年代,一大伙人一起過的長假期,少不得的當然是去 camp,記不起是西貢還是長洲,但不重要,總之有地方一群人一起無聊一番,就可以了。

天氣冷,不適而去海灘,不打緊,反正水上活動並非我的那杯茶。留在室內,打麻雀丶耡大“弟”是指定動作,但對於我來說,也是一樣,無可無不可,大家想玩什麼我便玩什麼。

然而,我班的人,最喜歡的原來是打 bridge,大部份人也是新手,而我只在學校和他們玩過幾次,大家興緻勃勃,一起學,一玩又是通宵,總是喜歡“磨爛蓆”!

除了這些,又是漫無目的地嬉戲,還有我最怕的講鬼故,雖然明知不少是低能堆砌丶甚或是爛 gag 多於驚嚇,可是,怕就是怕還有聊天丶etc

從這時開始,發現細佬和我有很多相似的地方,之前他或多或少在逃避我似的,當然了,自從開學後不久那次在籌組學生會競選開會時,領教過我的小辣椒本色之後,沒有必要的話,他當然不會惹我了。

這次去 camp ,可謂是我倆的破冰之旅,原來這個人馬座,竟然有不少小想法和習慣和我很相似,雖然又有不少大不同,例如他竟然比女生還要女生地去學“整頭髮”,還叫我借個“頭”給他練習鬢邊,這個 Okay,但練習電髮我就拼死也 say NO;後來他還去學縫紉丶車衫,真是 Oh my god …

從這時開始,我和細佬極速 friend 起來,當時我並不覺得,不知就裡的人,也許會有其他想法。

只不過,沒有人知道,此人馬座和彼人馬座,給我完全不。一。樣。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