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9 March 2014

Happy Birthday


十二月,和 Marvin 慶祝生日。一直以為他是十一月生日的,怕錯過了要“補祝”,原來剛剛好,是十二月中,我最喜愛的季節,仍是最有型的人馬座。

我是個粗心大意的人,明明說是替他慶祝生日,但禮物欠奉。。。也許,最好的禮物,就是陪在他身邊!

哈哈!一廂情願的Big Ego!!

我們相約了去太空館看天文電影,好看。

他告訴我,他有朋友在我校對面那學校唸書,告訴他我校今年來了個很漂亮的女生。從他朋友的形容,知道是我,還告訴朋友,認識這漂亮女生。

我很開心,因為我完全感受得到他那份從心底發出的得意忘形。

但他沒說下去,他告訴朋友這漂亮女生是他的誰。

到底他想我是他的誰?如果我只是一個普通朋友,提起來幹嗎?


記不起之後到那裡去了,做了什麼,但那種奇怪的感覺又來了。。。

是的,感覺在同一日內起伏不定。。。

和他一起,有令我開心的時候,但得意忘形後,有時也很納悶。我不知道他究竟想怎樣,太難捉摸了。

雖然我看得出也感覺得到,他很喜歡我,然而,我真的不知道他是沉默還是冷漠。還是認識了我之後才發現,我的個性比不上我的樣子吸引他?

我感到一個殘忍的事實,就是我們合不來,因為生活態度很不一樣。

我們從前在同一間學校唸書,但經歷的很不同,雖然我並不是最出風頭那些人,但參與的比他多,他不喜歡,沒法子,只是很難有共鳴。

或許從前的他和現在很不同。現在積極進取,那從前呢?也許正如她們之前所說的,活在邊沿。只不過,邊沿有兩邊,現在的他回到了正軌?我不知道。



只知道他如果肯讓我瞭解他多些,我們可以親密一些。可惜,我總是無法穿越隔在我倆之間那堵無形的圍牆,無法走進他的世界。

當初如果他不是有心“追”我,我們不會認識。然而,認識了,卻總是不知怎樣的。不明白他為什麼花那麼多心思去“刻意經營”,之後卻又愛理不理。

曾經懷疑過他在跟人打賭,既然他達到目的,就不用再找我了。但我又有點嬲自己這樣想,因為我深信這個想法是錯的。。。

【快樂不快樂】

再見在十二月,事隔十年,彷如隔世。。。為何只想知道大家仍然好好的活着,竟然也變得如此奢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