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5 March 2014

留海


1986冬天


忘了從何時開始,留海常常打電話給我,最少一星期也有一到兩次,有時候更多,我比較無聊,只要我不憎他的人,總會和他聊聊。

留海是個很 aggressive丶又有機心的人,最大又最鮮明的目標就是想發達,和我的價值觀不盡相同。但另一方面他又很喜歡閱讀,尤其是武俠小說,他讀梁羽生,我不,但大家都是金庸迷,而且他看得比我還要多,最想不到的是,他竟然也看白先勇!!這和他那典型的 sales 性格其實格格不入。

Okay,我常常和他辯論很多極度無聊的“大道理”,還有他的人生大計。就是如此,我們常常講電話,也許是沒有其他人會理他,就是和他最 friend 的漫遊,我想也不會陪他這樣無聊。

我當然有懷疑過留海的動機,但他除了偶然問問我去不去這裡那裡,什麼都沒提,而我總是盼左右而言他,從來不會單獨和他出去,我們去得最多的,是打四人網球,總有達達和 Man 一起,琳琳只是間中會來。

班上大部份人也知道我們很 friend,但沒有緋聞,都是這樣啦,二十多人的一班,只有三個女生,朋友不是女就只有男,要我不和男生 friend除非我是自閉了?而且後來除了打網球,我其他時間差不多全是和細佬丶班長丶Sandy 等一起,所以沒有人會理會留海和我。

我們一直就是這樣,直至有一次

琳琳在姊妹們的聚會中,無意中提起我的桃花紋(這紋總是她們的話題!),提到留海,我照例否認,說他真的不是追我,琳琳笑我別裝蒜,還告訴我留海其實想盡辦法追我,只是我不領情!!她知道這些,因為她丶留海丶還在留海的幾個死黨都住在土瓜灣,就在我中學附近,他們通過我認識琳琳之後不時有來往,而依據琳琳所說,他們找琳琳聚會之時,話題不少是繯繞我的!


我笑着聽,沒解釋也沒辯護,雖然如此,我沒有一絲感動,但沒關係,留海依然沒有直接說過些什麼,也許因為他天生好勝,不要“輸”在我手上,若然是真的,那就更好,我從來都不想知道些什麼,我們就一直這樣下去,繼續打網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