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2 March 2014

含糊其詞



11月,Marvin 寄來一封奇怪的信。我看不懂,到底學校裡發生什麼事?後來他還打電話給我,說得很模糊,似是和其他女生在糾纏,是低我一班那些?還是什麼?

到底是誰“追”誰,發生了什麼事,我完全沒有頭緒丶沒法弄清。

大孖雖然在校裡重讀,但從沒有告訴我些什麼。一來是因為她從來都不留意他,二來是我從來沒有“監視”別人的動機,更不會要我的朋友做這些。已經很久沒對大孖提起過他了

雖然我其實有點氣結,但始終沒有直接追問。原因是,我又不是他的誰! 而且,總覺得

他想說的話,我一定會知,但他始終沒有說清楚,我亦沒法子。

我就是這樣,是否 “respect” 得有點過份?明明很想很想知,偏偏還要裝作若無其事,不流露一點着緊。這是否叫做高傲?還是其實是怕面對那些我不想知的“現實”?

然而,為何要折磨我?不想我知的話,為何要提起?然後又

不知所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