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25 January 2014

撒旦的邀約 Suicidal


心情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 非常非常……………………………………………………………………

低落!!

開課幾天以來雖然還未正式上課,但那份壓迫感,把我活在的世界整個籠罩着。我叫嘉露不用担心,但控制不了自己,不想面對兩年後的高考,不想再面對那種挫敗感,還有……………………………………………

不想活下去。

忽然想起放榜那天,見到她們時激動得哭了的情景,她們呆了,連我自己也一樣!!

認識多時,大家只見過開心和發脾氣的我,沒見過真正感性的我。是我收藏得太好!?還是什麼?

沒對任何人提起,情緒在不自覺地發洩到父母身上,又吵架,但無論如何,我不能告訴他們,他們唯一的女兒想放棄自己!

周末約了超兒,買完書去了談天,沒提到這極端的想法,但心情好多了,慢慢又擺脫這“撒旦的邀約”。

自這次後,從沒再想過自殺,但性格變得愈來愈自我,情緒總是忽高忽低,忽冷忽熱,飄忽又無定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