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8 January 2014

不折不扣的女權主意


為了不肯去投考護士學校,和母親大吵了一場。父親沒什麼特別的立場認為我該唸什麼,只覺得書一定要唸下去。而母親,也許因為她本身的背境(是護士),又認識很多相同背境的人,而且這又是一份相對穩定的職業,理所當然覺得我應該走這條路。

可是,我就是不喜歡,不喜歡醫院那種悲慘的地方?還是不喜歡這麼早就註定一世的前途?還是什麼?其實真的沒什麼理由,也不覺得母親不對,只是不喜歡,就是這樣。

這時候,母親已經在政府衛生署上班,但仍有和之前的老闆聯絡,那是一個私人執業的女兒科醫生,為人非常平易近人。雖然母親是在國內畢業,沒有考取香港的資格,但曾醫生很 appreciate 母親的經驗,又對我們很好,我小時候沒有看過其他醫生,因為每次生病總是去看她,當然是免費的。後來母親找到在衛生署的工作,曾醫生很鼓勵母親去做,還直言福利比在她的私人診所工作好多了。

曾醫生的診所在油麻地,因為她從前在伊莉莎白醫院上班,老公這時仍在那醫院上班,所以這區對她比較方便。她還時常和伊莉莎白醫院護士學校那些校長丶導師們聯絡,所以母親也認識她們。

聽說曾醫生在自己出來掛牌前,有段傳奇故事,是要從愛情與事業之間抉擇那種,好像是當年他們一起到英倫考專業試,男的因為考得不理想,知道沒什麼希望,還未考完試便決定中途要回港,於是女的放下自己也未完成的考試,一起回來。之後曾醫生更辭去了在伊院的工作,專心相夫教子,當時不少比她資深的上司也覺得可惜。

後來她丈夫當上了伊莉莎白醫院的院長,我曾好奇地想,要不是當日她先離開,他們會否從伴侶變成職場上的競爭對手?

只不過,這個假設性問題沒可能有答案。

但我常常為此而想,女性天生是否就是要充當男性的“陪襯品”?天生就要做男人“背後的女人”?天生就要被男人“飬”?天生就注定要帶孩子丶做家務?為何不可以是相反?或最低限度一人一半?

亦因為這樣的思想,我從來不覺得和男生出去“應該”是他付錢的,只想要相處時平等的尊重。小事至我喜歡和他們“平排走”,不要走在他們後面,亦不覺得他要“讓”我走在前面。但現實是,“追”我的人都會替我付錢。其實,我好怕這些,因為,我不喜歡“欠”別人。

噢!原來我是個不折不扣的女權主義者。

還有就是,這次之後,父母基本上沒再理會丶也不知道我唸什麼科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