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15 January 2014

比失戀。。。更失落!


那天去完 Ocean Park我做了一件以後都不會重覆再犯的錯。

我按捺不住,把琳琳和火山在一起這件事告訴了超兒。其實,就算我不說,她也在猜。那當然了!縱使我對火山沒意思,也會這樣想,何況是對他有感覺的人?

超兒外表比較硬朗,有如 Tom boy,人人覺得她將來是女強人的材料,包括我在內,總覺得她承受壓力的能力應該比較強。

我把琳琳和火山的事告訴她,自以為是對她好,不想她被蒙在鼓裡!因為她是“故事”的一份子,作為當事人,理應有權知道真相嘛!

怎知,我的“好心”原來壞了大事!

雖然她告訴過我不少她的家事和其它私事,從而知道 “女強人”也有柔弱的一面,但我從沒想像過她在情感方面竟是脆弱得差不多“不堪一擊”。而更甚的是,有些事,真相不被揭穿原來不一定是壞事!

看着和感受着超兒的“傷”,我非常後悔,除了因為“好心做壞事”之餘,還因為這一課,我竟然是從建立在好友的痛苦之上學來的!

之後我沒有為這事向超兒道歉,也許她會為此而嬲,但我不想為了令自己好過些而再提起此事。

而且後來發現,也許是我太認真而矣!因為過了不久,“琳琳和火山”很快便被時間淹沒了,連當事人都好像什麼也沒發生過似的!

到我們四個人全都離開了香港,holiday seasons 回來香港時的 gatherings 中,有些他們三人都有出席,似乎“會過去的”很快便已變成“過去式”,根本無需我去傷神!

* * * * * * * * * * * * * * *

而我與超兒的關係就更離奇,“離離合合”比男女關更不可理喻。

不是麽?

每隔一段日子,超兒就會和我冷戰,無緣無故對我不理不睬。。。

就像後來大學時期,那年 Gene 和超兒都仍在英倫,最後一個暑假我往探望 Gene,超兒隔了很久之後告訴我,“嬲”了我一段日子,原因是那年我在整個假期中,只到過伯明罕一次探望她,我解釋皆因當時很窮,實在支付不起從英倫南部到中部的火車費,於是我們又“和好如初”!

後來不知怎地又“冷戰”丶之後又“修好”,我結婚超兒做姊妹,我生孩子她又山長水遠往探望,每次無緣無故“冷戰”完又 “修好”,如是這重覆過好幾次。。。

但最後一次,是早幾年超兒在再一次往外地進修,我多次聯絡她,想和她 farewell,但她又對我不理不睬丶視而不見,直至她回來之後,就算是天賜丶柚子等 organize 的大伙兒聚會,她竟然公然 exclude 我。。。

不止我失落,連大家都覺得莫明奇妙,畢竟我們高中那兩年,是班上最 friend 的孖公仔。

KK 曾經問過要不要他替我聯絡超兒,我告訴 KK,沒有必要,兩個人之間的關係不足為外人道,如果超兒想見我的話,我一直都在,我從來沒離開過

雖然我也自覺死因不明,但無奈的是,再熱的熱誠,也有冷卻的一天!

那種感覺,比失戀,更失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