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11 December 2013

Long Vacation Kick off


會考結束,很多節目,大多是和我班的人一同去的,很少有的。

先是踩單車,從沙田到大埔那種行程,算是新玩意,我們這些住在九龍的人,沒什麼機會踏這麼長途的單車。吐露港公路很新,沿途的單車徑更新。之前都是沿着水塘諸如此類的路線,沒有這種海邊的風情。

那天很多人,但各人的體力不一樣,半路上,我竟然覺得。。。滿。天。星。斗,眼前發光(是發光而不是發黑!),好像卡通片形容那種,但又沒有暈倒,攪什麼?

有點怕,剛巧 Basket 和健仔在附近,我告訴他們,於是慢駛下來,找了一處比較陰涼的地方停下來休息,現在真想不起,那時吐露港那單車徑到底那裡有陰涼的地方!

Anyway坐下來,他們問我怎麼樣,我用毛巾抹了汗,喝了些水,鎮靜下來,又沒什麼,還在笑!其實起初很怕,從沒試過這樣,怕自己好像電影情節那種,忽然暈倒,跌在地上,但沒有,連單車也是我自己推往那裡的!

Basket 見我似有事和沒事之間,還在談笑,紓緩氣氛。未幾,還有幾個好像是天賜(還有誰?)也圍在一起談天,休息之後又沒事,結果自己完成了是之旅途。

柚子在不在?超兒又去了那裡?他們都應該有去。Percy 呢?她有沒有去?為何 Basket 會在我附近?

+ + + + + + + + + + + + + + + + + + + +

還是暑假早段(除了會考生,其他班級還沒放暑假),和我班的人去camp,北潭涌渡假營。不知誰那麼有 passion,做統籌,我當然參加。

班上大部份同學都有去,包括和 Marvin 同年那兩位重讀的同學蓮藕和達人。有時我會在想,蓮藕知不知我和 Marvin 那奇怪關係?我們不熟絡,但有一段時間我和他在班上坐得很近,應該是前後左右那種,是以算是有點來往的同學,大家從沒提起過,但我又總覺得他像知道一點點什麼似的!

說回去那個宿營,好端端一起去玩,最後竟然不歡而散,真無聊!

其實都不太明白原因,只知道人太多,分開來玩是一定的,我和超兒丶CarlyPercy 等比較熟,男生就是柚子丶CarlosBasket丶天賜丶還有幾個。其他人又各自組合,都是這樣啦!

有一晚,大家玩完“枕頭大戰”之後,興致勃勃往找其他人,走到一個謍前,看進去大一伙人圍在一起,有男有女,女的只記得有叮叮(後來好像改了英文名叫 Denise)丶還有 Jenny,男的有健仔和與他比較熟的那幾個“讀書派”。

很奇怪,我和健仔“埋”的“堆”完全不同組合,在這種大伙兒活動我們不會一起玩, 但事實上我們又非常 friend,不只講電話,有時去他家,他還寄過信給我,而我應該有回過信。讀書派好像知又好像不知,總之我就和其他人話不投機,雖然超兒好像和秋哥 okay friend 的,但 anywayI don’t care

我們見他們圍在一起,以為在做去 camp 的“指定動作”,講鬼故,想着先聽聽,才門。怎知他們不是在講鬼故,而是在談論是非,主竟然是超兒,都是叮叮在作主導,其他人在和應!超兒當然不快樂,但原來我也不用“快樂”得太早,因為我也有份!不同的是,他們像在說什麼超兒是主導,我只是在附和,諸如此類

從這時開始我對 Jenny 非常的有介心,直至後來在同一學校唸預科(雖然不同班),還有在 Poly 又再同班那年!我就是這樣!

接下來,記不起,只知道走前拍的那幅大合照,雖然完全做到“catch the moment”的效果,但那 moment 真的 catch 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