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29 December 2013

曖昧


某天,柚子下午獨自來家找我,之前沒有預先打電話來,也許知道我沒做暑期工,應該在家。他是專程來送禮物給我的,是一個黑馬陶瓷擺設,是到大陸旅行時買的,原來他也去了旅行。

那黑馬好帥,和 Marvin 更襯,記得他說過最喜愛的動物是馬。可惜送的不是他。


最近柚子常常找我,有時深夜才來電。這時候沒有室內無線電話,但我家裝了分機,就在我床頭,所以可以談到三更半夜。

不知不覺我們已經認識了五年,之前有一段時期也常常通電,但有一段時間他和黑仔他們玩,少了找我,我也沒有主動找他。

可是,我們一直都不生疏,因為無論是同班,還是和其他班的 friends 的活動,我們都是活躍份子。

我們什麼都談,太多共同話題,記不起得有沒有談到有人在 date 我的事,但記得他隱約談到他和 Macy and Carlos 之間那三關係,我一直都知道好曖昧。但沒追問。

是這年暑假,和他去看「英雄本色」。

也許因為我們太熟絡,和他一齊好輕鬆。沒有和 Marvin 一起那種被寵的感覺,但我完全可以做我自己。

其實跟 Marvin 一起時亦沒有什麼要掩飾。但總之見到他時,我就變得拘謹起來。是因為怕他見到我那“大顛大肺”的一面會不再喜歡我嗎?

我不知道,但就是這樣。

雖然我有點懷疑柚子的動機,但大家什麼都沒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