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4 December 2013

情書


我和 Marvin 雖然見得不多,但一直有“煲電話粥”,還有寫情信。

有天好像大孖和嘉露又在我家溫習,正是郵差派信的時間,派來一封看上去是“黑掹掹”的信。

“黑掹掹”的原因,是整個信封都打滿了我名字,全是把字母一個丶一個地打上去的,那時候只有打字機,沒有電腦,不可以 copy and paste,之後還要另外打地址,再貼上。

郵差一定知道是情信。



愛死了這種含蓄的浪漫!

收到信後,我沒像平常一般立刻打開,卻以敏捷的身手丶最快的速度,把信放到書桌的抽屜裡,雖然 Marvin 不是大孖和嘉露的“那杯茶”,縱使她們看到,亦沒什麼大不了,但這浪漫情書,畢竟非常的 private,我不想讓她們看見丶甚或是拿來作話柄。

到她們離開了,我當然是第一時間把信拿出來看。

記不起信的內容,也許和平常一樣,只是閒話家常,而且我基本上沒有理會,因為只是看着信封,已能感到那裡每一個字母傳遞着的思念,就像他在輕輕呼喚着我。。。

這完美的情書,有如一雙無形之手,無須露骨的字眼,也可把那綿綿的情意丶最長的思念。。。

從他那邊 。。。伸延過來 。。。

我把信(還是信封?)反覆看了許多丶許多丶許多丶許多遍。

而這一封信,不似得其他也是同一個人寫給我的那些一般,被閣在床頭的架上,而是放在枕邊,每晚陪伴着我,直至入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