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0 November 2013

TDK.陳少琪.惑星


這時有隊新樂隊「達明一派」,其實同一時間有很多 bands,「太極」已經走紅丶還有RadiasBlue Jeans等。

達明一派的歌比起其他已經當紅的組合比較另類,但卻非常好聽,「續追尋」在電台熱播。

記不起是不是這一次“煲電話粥”講的,Marvin 問我有沒有聽過「惑星」。

沒有,我沒有買那張 EP,當時沒有 internet 沒有 youtube,很難找,終於有次夜半在收音機聽到,太好聽!

沒有 internet 的年代,夜半聽收音機,是最大的節目。

還有“錄歌”這玩意,80’s 少不得。那時的 walkman 全是聽 cassette tape,所以很難决擇是買黑膠碟還是買錄音帶。

不過很多時不用“决擇”,因為根本沒錢買,大部份時間都是有誰買了自己最喜歡的,然後互相借去錄。有時還要是“帶過帶”,很麻煩。

所以 TDK 的空白卡式錄音帶很有市場,最 popular 的是 60 or 90 minutes 那兩種。後者可以每面録一整隻有十到十一首歌的碟。

後來不知找誰錄了達明那EP,四首歌有三首的詞是出自陳少琪的,一個來自男校的填詞人,原來男校也有如此感性的人。後來知道林夕也是男校生,但始終最喜歡陳少琪。

最喜愛的當然是「惑星」,帶在 walkman 裡,不斷地重聽,但很麻煩,因為那是卡式錄音帶,每次重播都要 manually rewind。不止麻煩,還很容易把錄音帶弄壞,但仍不斷地重聽。

這時我應該已經有寫信給 Marvin,還是常常想打電話,但又要讀書,所以

見面見得很少,我不敢約他,好像很“唔知醜”。不知為何,他和我煲電話粥卻又不約我。

而奇怪地每次見他總覺得陌生了。明明和他講電話是很好丶很甜蜜的,見面時他雖然對我好好,事事都讓着我,但我總覺得他很遙遠!

是的,“遙遠”這個形容得最好。

於是更不敢太主動去約他,只是常常在聽他“送”的歌。

後來有了 MP3iPod丶手電丶iPonesmartphone 等,這歌又從沒間斷地再次天天陪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