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7 November 2013

Seventeen 保秀麗茶葉


年初四是我的農曆生日,自去年起我們(一起玩的女生)約定每年這天要先到我家拜年,然後一起去玩,那時沒想過這“約定”可維持多久。

我們去了太古城,正如之前所說,很遠很麻煩。但沒法子,“真雪溜冰”只有那裡和荔園有,德福花園只有 roller,沒有溜冰。

場上不斷在播譚詠麟和張國榮的歌,有節奏強勁的,也有超級浪漫的,那時我還沒完全偏向喜歡張國榮,因為譚詠麟的快歌雖及不上張國榮,但他有些情歌又實在頗動人的,霧之戀丶愛在深秋,無論怎樣也及不上最經那首「幻影」,幻象似的愛情



假期完了,我們仍在“玩慶祝”,因為2月有太多人生日,晶晶丶同年同月同日生的柏文和蘇刨丶原宿丶嘉露丶還有我。我是2月的“孻女”,真好!

我們大伙兒,買了生日蛋糕,到學校那被“私有化”的天台慶祝,人多到好像 X’mas 時在 Macy 家開 party 那麼多。但蛋糕是用來玩的很浪費。

因為她們都是修家政科的,有些工具好像是從在同一層的家政室裡弄來的。不明為什麼沒其他人,還是我們投入到不知其他人存在?

琳琳和蘇刨玩得很癲,不知在攪什麼,大家都看到,不用追問。有事發生的話我們一定會知!

收到很多禮物,有兩份保存至今。其中一份是“保秀麗茶葉”,17片都是手繪的。是嘉露和大孖和的心思,出自五個人的手筆,其中一個是柏文。手工並不精細,但心意不可取締。

另一份留存至今的是柏文送的,那時他還未和嘉露一起,送給我倆的禮物差不多一樣,都是個日式的小型首飾盒。那17片“保秀麗茶葉”一直保存在裡面。

原來女性修身(不一定是“廋”身)是個永恆的 topic and marketing theme。“保秀麗”是我當時的 nickname,不是因為身材標準,相反因為大家笑我太廋,當時的 slogan 是“妳肥咗又靚咗喎!”“因為我飲咗保秀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