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7 November 2013

Exchange Square 1986



仍是Easter holiday,和阿嬌丶大孖丶嘉露丶晶晶她們去玩影相。先去中環,再到赤柱。行程和去年有點似,但那次沒有 Exchange Square,也沒有墳場。

Exchange Square 是這年最新的大廈,和什麼“聯交所”同年開始運作。

廣場上有 Henry Moore sculptures,當時不知道 Henry Moore 是何方神聖。真想不到 Exchange Square 竟然是我上 arts class 的地方。

那些 sculptures 放在廣場裡,好 natural,放得好 open丶  free。不像之後每次有所謂“經典”再經香港時,都是被冷冰冰地丶生硬地“展覽”,要看還要 follow “人潮管制的方向!

真難想像香港變得如此悲慘!連看藝術品都要 follow the crowd

再有心情看 Henry Moore,是 n 年之後在倫敦 Tate Modern

Exchange Square 的另一 icon,是那對長長的 escalators,高過一層樓的 escalator 當時大多數都建在地鐵內,其他地方並不 common,算是新設計。

那一雙一對的 escalators,兩旁還放滿了黃色的菊花,把這原本沉悶的商業大廈點綴得很有詩意。

多年後天天在那兒上班,感覺變得麻木。只知道不可穿短裙,因為兩旁的圍邊是反光的,而且保養得宜,擦得很亮,穿著短裙很容易走光。

其實對我沒什麼影響,因為出來做事不久已經不喜歡穿裙上班,Audit Firms 早已廢除了那些要女同事穿套裙的制度。我改穿西褲套裝,和男同事看起來分別比較少(阿Q精神)。後來更流行 smart casual,裙子這東西 was almost being taken away from my shopping list

但有一天,那雙 escalators 兩旁又放滿黃色的花,好像還要是菊花,感覺很奇妙,在陌生與熟識之間。忽然之間,時光彷彿倒流至 1986

那天晚上回到家立刻把從前的相片拿出來,看了很久, 又再看那幅穿紅着色毛衣丶以其中一個 flower cluster 做背景的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