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13 November 2013

灰色



mock 前,學校有個什麼 Geography study trip,去大嶼山。中五只有我班修 Geography,我也有參與,順道和我班的人去BBQ

和大家做了一年多同學,我才開始參與我班的活動,算不算慢熱?不曉得,但其實一直也有“crossover” 和不同的人一起玩。

自從那次之後,我和我班的人開始熟絡起來。

三月中,考完 mock exam,和超兒丶CarlyPercyJenny丶還有一兩個,都是我班的女生,去了高山道公園談天。

這是自中四以來,我和同班的女生第一次“聯絡”。之前我在班裡只和超兒 friend

女生圍在一起有什麼話題?當然是“談情說愛”,有沒有男生“追”丶拍拖等。

奇怪地,我竟然說我想獨身!還有,不想生孩子!

我真的想過獨身麼?不知道!

但我知道自己不想生孩子,是的,那時候已有這種想法。

因為我覺得,孩子被生出來是受苦,又不喜歡孩子小時那些哭哭啼啼的嘈吵聲,但這些當然沒有提。

我想,只有超兒會相信我這種想法,因為有一次她在看過我寫的不知什麼,曾說過,單看我外表,難以想像我竟然是個這麼“灰”的人。

後來,她還把這番話寫了在我的紀念冊裡面。我們幾個女生都有兩本紀念冊,其中一本只給好友寫,有些私人得像情信,有些長得像在寫傳記或故事,超兒這番話就是寫在這一本裡面。

我也為此明白,為什麼中文老師在課堂上,總愛稱讚超兒的文章而從不提我的。初時我不以為然,但有一丶兩次,我發現她和我的分數原來差不多,我就開始介意起來。

但怪不了她,因為要是把我的文章在同學面前唸出來,攪不好可能大家都跑去自殺,那怎麼辦!?

是不是因為這樣,後來從「灰色」開始愛上林憶蓮的歌呢?她這時剛開始轉“形”,開始擺脫唱改編松田聖子那些“雞仔聲”的歌時那形象,那時候我並不喜歡她

回到高山道公園,她們在談男生,我不敢提起 Marvin。因為 Jenny 的姐姐是我們的師姐,是個高材生丶但長得像個男高材生,連名字也如此!她和 Marvin 那一班在同一層上課,預科班各級只有一班,圈子很小,我和 Jenny 並不熟絡,不想她知道些什麼,雖然其實沒什麼,但如此個人的事,實在不喜歡讓她知道!

Carly 應該知道我刻意不提,因為 Marvin 的電話號碼是經她給我的,無論她是否直接認識 Marvin,她不可能不知,但我沒提起,她亦沒過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