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10 November 2013

邊沿上的思念


終於是時候收拾心情,prepare for mock exam。這段日子,大孖和嘉露有時候會來我家一 起溫習。

都有好幾次,大多最後都是一起去了街,都是無聊逛街,旺丶尖東等,東急百貨是九龍區的日式潮流點,其他日式百貨大都在銅鑼灣。

還有官塘碼頭那長堤,那時還未有老鼠甴曱,但仍有小輪往返北,包括連汽車也可駛上小輪過海那種。坐在那長堤一面看着小輪進出碼頭丶一面看着飛機從啟德機場升降,一面談天,或只是呆坐,一坐就是幾小時,日子就是這樣過。


但有一次,我們沒出去,留了在家,剛巧 Marvin 打電話來。

她們看到我聽電話的樣子,之後問是誰,然後我們的話題又落在他身上。

其實自我認識了 Marvin 之後,很少再和她們談他。雖然和她們是好友,很多私人的感覺始沒法子丶也不一定想 share。有點兒像我和她們唸不同科目那種感覺。

她們說了一些想法。“提醒”我他可以這樣“追”我,可能也會這樣對其他女生,他這麼帥,要是他去“追”的話,很容易。就算他不去“追”,看看我自己,可能有不少女生和我一樣!

她們還提到他從前那班朋友, 不少是邊沿少年,包括那個好像叫 Billy 的人, 着我小心他的背境。

我沒告訴她們,這些我全都考慮過。不說因為我不想像在為他辯護似的,也因為我開始明白……明白他為什麼好像很複雜似的。

但直覺又告訴我,他不是她們說的那樣。

要對每一個人都好得那麼“真”,真的如她們說得那麼容易嗎?而且大家都不真的知道,他是否如對我一般去追其他人,這全都只是猜測。但我們都是這樣,只看見 ‘illusion’

至於“邊沿”不“邊沿”?我們自己也認識不少這樣的人,有些還放棄唸書,有些留了班。至少他在努力,若果真的想繼續“邊沿”的話,現在不會在唸預科吧!

我開始猶豫,但想起他,又放不下。於是開始給他寫信。

漸漸地,和 pen pal 的書信變成了和他的書信。每次影了好看的相片,第一個想給的人總是他。記憶中信裡沒什麼情話,都是生活上的感受。

從來沒提大孖和嘉露講的那兩個範圍,總覺得每個人都會有他不想提起的事或感受。但如果他主動告訴我呢?我會萬二分願意去聽,去和他分享或分擔。



【一生中最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