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30 October 2013

Sweet Sweet Sunday


1月最後的一個星期天,比平常早了起床,因為要看「生命之源」。昨天母親說 Miss Tam 在家長會面中叫我勤力些,其他沒什麼特別。我明白,看完去溫習。

「生命之源」還未看,一個神奇的人打電話來。

是誰?

哈哈,是Ribbon

不覺得非常驚訝,他既然有辦法把自己的電話號碼留給我,自然也會有辦法找得到我的號碼。所以我沒有追問。

而且其實很開心嘛,都記不起去問這些了。

他似乎頗為認真,最低限度,他很有禮貌和自信,告訴我他是誰。中文名字我早知道,原來英文名是 MarvinOkay

和他聊了很久,不想收線。

記不起談了些什麼了,因為接到他的來電,已經甜到不太懂得自己在說什麼。

只記得他告訴我他英文名字的來由。雖然是一個頗為普通的名字,不少人也用同一名字,但不知道有多少人知道背後的故事。他改這名字,就因為和原來那人一樣傻?不知道,但那首歌很好聽。

confirm 了那 79xxxxx 的號碼是他的。我的是 75 字頭。我們都是東九龍人。

這時候香港的家用電話只得七個數字,還要分區。從一個區搬往另一區,電話號碼也要棄掉,換上新的。是以後來我在 ’93 年那次“大”搬家,連電話號碼都改了。縱使他的記憶力有多好,一切只能是回憶,不再是現實。

同一個週末,黑仔也來電。像在報告他的行程,Sigh! 無言以前對,兩種不同的感覺。他問我看不看演唱會,好像是張學友和呂方,我沒有答。

過了兩天(還是幾天?),我提起了勇氣,打那個 79xxxxx 的號碼,找 Marvin。很喜歡自己說「唔該 Marvin 。」那句話的聲線,不知他有沒有同感。

之後至到農曆年前,我們都有找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