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 October 2013

Singapore Complex 星加玻情意結


11月中,收到 Dennis 的信,他是我在 Singapore 的筆友。那時沒有 internet,要認識外國的朋友並不容易。還記得的是通過一個在歐洲的組織認識 Dennis 的,那時候很難才找到參加的表格,中三時不知是誰先拿到一份,加入了,再拿多幾份,這樣慢慢地傳開。

match 到一個 pen pal,中間經過漫長的過程,大部份時間都花在等待上,當時郵遞的時間不能和現在相比,往往要花上幾個月。和現在的節奏相比,一切好像以慢動作進行!!

當時我還有和兩個筆友通信,都是在星加玻的。

之前還有一些其他國家的,好像是在歐洲和埃及等,但都很快便終斷通信。有一個好像因為宗教問題,收到第二封信時我已經沒有再回信。


我對星加玻有一份獨特的情意結,母親曾告訴我,當年我們從內地來港,目的地其實是星加玻,通行証上也是這樣寫的,我們到香港來原本只是過境,因為父親的老家在印尼。但後來因為大部份親人都是在香港或印尼,於是沒有往星加玻去,而留了在香港。

如果父母當年沒留下,我會變成怎樣?會認識什麼人?會否是認識了 Dennis,卻和在香港的人做 pen-pal

也許人生就是這樣!?

1958年父親回國唸書時,可曾想過餘生大部份時間竟然是在香港渡過的呢?而母親更是特地從香港回去廣州唸書的。

話說回去,Dennis 和我已經通了信一段日子,之前他告訴了我很多關於他自己的背境。原來馬來西亞和星加玻的關係,在某些方面跟中國內地和香港的關係有着不謀而合的相似。他年紀還很小時從馬來西亞移民到星加玻,跟我的經歷很相似。

在剛收到的信中,他問我心目中的理想丈夫是怎樣的。

噢!我沒有想過啊!我才幾多歲?當然有想過理想男朋友要是怎樣的,想要天長地久,不愛曾經擁有,但“丈夫”這兩個字,於當時的我而言,實在是遙不可及。

我回了信,但沒有答他的問題,我沒有答案,也不想答案是告訴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