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5 October 2013

Crying Speech Day



11月下旬,Speech Day,雖然又是例行公事,但今年感覺特別深。其實又不是自己畢業,但在聽到那開幕音樂時,多愁善感的我,為了快要和她們離別,鼻子酸溜溜,似乎傷感得太早了吧!!

可是還來不及傷感,竟在 school leavers farewell 點唱的環節聽到“XX 點唱給趙XX…”,我。。。當場感到有點頭暈眼花!

不太想相信自己的耳朵,一方面因為他點唱給別人,但更甚的是那個什麼趙XX,是什麼女生?她除了名字之外,粗魯得難以算得上是女生吧!!這是什麼品味了?

連我自己也想像不到,我的情緒竟然會為此而波動得難以平服。

沒心情玩,於是,獨個兒走了。。。

在上巴士時的那一刻,才忽然發現嘉露不在丶大孖不在丶Shirley 也不在,原來我沒告訴她們便獨自離開了!

她們一定覺得很奇怪,因為我們從來都是一起離開的,如有課外活動或其他什麼的,都會預早通知大家。

但今天,我什麼都沒有說便走了!!

原本可以回頭找她們,但實在沒心情!亦不想解釋,還是回家才打電話給她們吧。手提電話在那個年代,對於一個中學生來說,仍然只是出現在 James Bond 電影裡的奇幻工具。但現在回想也沒什麼不好,有時候也想自閉一下。

在車上我不斷在想,他看上去是個非常內斂的人,無論如何都不似會公開點唱,還要是點給一個如此的貨色,太丟臉吧!

另一方面,我又在猜,也許是那位趙小姐自己幹的好事也不出奇呢!?又或是其他人的惡作劇?

但是,為何這不可以是事實?幹嗎我要為這件事情藉口?這與我何干?

我不斷告訴自己,我並不認識他,他也不認識我,甚至不知道我的存在;我又不是他的誰,不要無聊了!

然而,始終就是不開心!

而過份的是,這件事竟然纏繞着我不只一天,接下來的周末也沒心情溫習。但又覺得自己太過份,竟然會喜歡上一個不認識的人,還把自己弄成這樣子

矛盾!

雖然我沒有把 Speech Day 那天的感覺詳盡地告訴大孖和嘉露,但他已經成為我們話題的一部份。

為了不讓其他人知道我們在談論誰,我們替他起了一個暗號,叫做“Ribbon”,因為他的外表就如絲帶扎成花球時那般吸引人。這是大孖起的,雖然她並沒被“吸”着。

阿嬌見我們不時提起 Ribbon,好奇地追問,我不想說,並不是什麼不可告人,只是不想大肆宣揚。但她在猜,當她問到是否火山時,我唯有答是,好讓她不要再問下去。

這其實很滑稽,因為那時候她和琳琳都跟火山很 friend,關係奇奇怪怪。後來還加上超兒和低我們一班的幾個女生,關係何止“七國”咁亂。亦正因如此,加我一個上去也沒什麼大不了,就當我和她們一樣。況且我和火山也 OK friend 的嘛。

雖然有點傻,1985 年的秋天,痴痴的我。。。就是在這樣思念着一個不認識的人中渡過。。。

【總算為情認真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