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26 October 2013

電話號碼


1986年春天



一年之始,才過兩天,還是幾天?接到黑仔打來的電話,對我說“對不起”,因為他對我不好!

Oh My God! 不是這樣的,我心想,還是算了吧!但我沒說什麼,莫非告訴他我在想着一個我不認識的人?

1月中的 sports day,什麼都沒有參加,我從來不參加這些 sports competitions,雖然初中時有做 cheerleader,但自從中四後連 cheerleader 都沒做。

所以這些日子都是無所事事,和大家說笑談天,聽 walkman,這時常聽中森明菜,雖然不懂日文,但很喜歡她,夠 cool。不喜歡松田聖子的“雞仔聲”。 Walkman 裡還有蔡楓華的歌!還記得其中一首叫「何以相戀」

不知怎地在和 Carly 談天,她告訴我之前給我的電話號碼是 Ribbon 的!(她是說他的中文名,當然!因為 Carly 不知這個暗號。)

Oh!

我嘴裡不在乎地答了些不知什麼,但心在跳,跳得很快,腦裡在努力地思索到底把那號碼放了在那裡。。。

Carly 應該是 X’mas holiday 之前給我的,因為我整個假期都沒見過她,但我整個假期都沒好好執拾過自己的東西。

回到家,校服還沒有換便立刻在找。

其實不難找,因為除了書包以外,整個假期只用過一個“斜孭袋”去街。黑色的,仿皮製的(當時沒有錢買真皮的,亦不認識什麼牌子),冬季用黑色,什麼時候都合用,雖然我這時最愛的顏色是深啡色。

哈哈!果然在那裡,原來整個假期陪在我身邊的電話號碼是他的!

樂了半天,真有立刻撥那電話號碼找他的衝動,但思前想後,最終也沒有這樣做。因為我不喜歡做別人 expect 的事;又因為自尊心加尊嚴,我不願意太主動,怕泥足深陷會種下以後令自己不快樂的禍根。

我相信如果我們是有緣的,往後的日子和機會還多着。

所以最後都是沒有撥那電話號碼,但把它抄了在電話薄內。是那本在三越百貨買的丶日本製的,記錄了我最 friend 的人的號碼的電話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