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9 October 2013

桌球


1985年冬天


12月初,各級的考試都開始了,唯獨是我們中五和中七不用考。下午吃過午飯後回到學校,感覺有點冷清。

放學時,出乎意料地在車上見到 Ribbon,想他是去了打桌球吧。但我又不認識他,怎麼知道他喜歡打桌球?

嘻!嘻!這玩意是‘80年代其中一項男生的最愛,學校的禁忌。Steve DavisJimmy White 和剛出道的 Stephen Hendry,連不打桌球的女生都認識他們!就像現在的 football stars

但兩者中我比較喜歡桌球打得好的男生,還要是英式的,因為要玩得好,需要一份專注專力,好看的男生這個時候就更好看,就像 Jimmy WhiteHendry 也很好,只是經驗比不上前輩。

也因為這樣,我從不介意和朋友們去打桌球,特別是想追我的人。

那天除了 Ribbon 之外,還有一個人,是這年才來的“新生”(我不知道他的名字)。

他們比我們早下車,我坐在上層,看着他們下車,那新生向我這邊揮手。噢,真不知醜!但我仍然不由自主地笑了出來,因為 Ribbon 也在向我揮手。哎喲,原來我應該多謝那新生,而不該覺得他“不知醜”啊。

我連忙告訴嘉露,她擺出一副很好笑的樣子,在笑我嘛!巴士載着我們的笑聲開走了,然而我那會心微笑並沒有因巴士開走而消散。

真想知道他的感覺,會不會和我一樣樂上一整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