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28 September 2013

Lonely Science Class 一個人在理科班


10月下旬某一天,放學時阿嬌叫我幫她錄影「新紮師兄」續集,我問她何時來我家看,她竟說星期三,但那天和之後的一天都要上學,我想溫習,怎辦?

那時我那部 VHS 錄影機算是“罕有動物”,雖然現在已經成為出土文物,但那時真的很珍貴,因為還不是人人都有。要重看 MTV,全靠錄影「勁歌金曲」,Michael JacksonMadonna丶陳百強,還有我的摯愛張國榮。他和李麗珍拍的「驚情特輯」播出時我家還未有錄影機,要在表妹 Mona 家才有得重看。

自從今年開課後,深深地感受到“一個人在途上”的感受。因為只有我一人在理科班,而她們全部都在另一班。

雖然我每天仍然和嘉露一起乘車回家,做什麼都共同進退,但一些學業上的問題很難討論。

其實,自從中四開始,已經和她們不同班,但今年只剩下很短時間便要會考,感覺特別強烈。

也因為常常和她們一起,我基本上沒有和自己班的人交往。這也沒甚麼大不了,只是不知怎地,又好像和她們距離愈來愈遠。

隨着天氣漸漸變涼再轉冷,有時候還會為快要和她們離別而消極起來。

但有一件事並不消極,就是穿插在我們回家的路上,常常見到我最想見的人。不知道他住在那裡,但許多時都見到他。

最喜歡在雨天見到,他總愛帶“長柄”雨傘,應該容得下兩個人,他會想誰在傘下與他同行呢?會不會有一天我們會並肩走在那傘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