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0 September 2013

天台學校


1985 年秋天

9月,可算是秋天麼?那個年代天氣沒現在般熱。又是開課的日子。

中五開課第一天,應該做什麼?是不是溫習?但我們應該做的卻沒做,又去了打 bowling

初開課時放學後都去玩,還記得天氣仍不太涼時,和她們一起去游泳,大環山泳池,最近阿嬌家。黄埔花園仍未存在,去這泳池要走一段又長又荒蕪的路。我雖不懂得游,但也常凑着大伙兒一起玩 ,不亦樂乎。

這年是學校開辦預科的第二年,中六和中七班在加建在家政室對面的班房上課。最離奇的是,那層是天台。因為校園面積太小,唯有做“天台學校”才開得成預科班。而且只有理科班。

但這個“天台學校”的環境一點也不如想像中的差,因為那兩個班房對出的平台大得可以在那裡 BBQ 或踩 roller(雖然我想沒這樣有人做過)。而且因為在最高層,基本上被“私有化”了。

而我這中五生,就只有留在低一層啦!

這個差一個樓層的 setting 平常不過,大多數學校都是高年班在上層,然後向下順序排下去,有什麼稀奇?

但套用在我們細小又設計 “獨特”的校舍,這個安排又變得巧妙極了,該怎麼形容呢?

Put it this way,因為那兩幢 buildings 成“L”型,你可以從一個不遠又不近的距離,看見你想看見的人。

而天台那兩個課室,基本上只可用前樓梯出入。於是更多機會在梯間相遇。但又因為在不同的樓層,避免了碰見時要一起走回班房的尷尬路程,特別是對着一個不認識又沒有什麼可說的人

當然反過來說,這又可令人錯過一些趁機攀談的大好機會。不過那個年代的人大多都比較含蓄,不認識就是不認識,很少會無端端跟陌生人譗訕。


日子一天一天過去,每天走着那五層樓梯。

那樓梯滿載我們一大班女生的歡笑,每次總是七八個人一起活動。

小息時趕着下去小食部吃咖哩魚蛋,冬天時就變成熱維他奶,蓉姐一定留給我們,暖暖的太好喝。

午飯當然少不了集體活動,次次都要迫埋一齊,那粉麵檔的桌子太小,都不願分開兩“台”,硬要迫在一起,分單雙號數輪流進食。迫得很開心嘛!

還有吃素那齋舖,每次都吃栗米粥,一定要最大的 portion,最難忘收錢那姐姐高八度傳話。每次聽到我們成班人都忍不住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