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28 September 2013

Lonely Science Class 一個人在理科班


10月下旬某一天,放學時阿嬌叫我幫她錄影「新紮師兄」續集,我問她何時來我家看,她竟說星期三,但那天和之後的一天都要上學,我想溫習,怎辦?

那時我那部 VHS 錄影機算是“罕有動物”,雖然現在已經成為出土文物,但那時真的很珍貴,因為還不是人人都有。要重看 MTV,全靠錄影「勁歌金曲」,Michael JacksonMadonna丶陳百強,還有我的摯愛張國榮。他和李麗珍拍的「驚情特輯」播出時我家還未有錄影機,要在表妹 Mona 家才有得重看。

自從今年開課後,深深地感受到“一個人在途上”的感受。因為只有我一人在理科班,而她們全部都在另一班。

雖然我每天仍然和嘉露一起乘車回家,做什麼都共同進退,但一些學業上的問題很難討論。

其實,自從中四開始,已經和她們不同班,但今年只剩下很短時間便要會考,感覺特別強烈。

也因為常常和她們一起,我基本上沒有和自己班的人交往。這也沒甚麼大不了,只是不知怎地,又好像和她們距離愈來愈遠。

隨着天氣漸漸變涼再轉冷,有時候還會為快要和她們離別而消極起來。

但有一件事並不消極,就是穿插在我們回家的路上,常常見到我最想見的人。不知道他住在那裡,但許多時都見到他。

最喜歡在雨天見到,他總愛帶“長柄”雨傘,應該容得下兩個人,他會想誰在傘下與他同行呢?會不會有一天我們會並肩走在那傘下呢?

Thursday, 26 September 2013

看不見的。。。心動


怪不得從來沒有機會在樓梯正面碰見,那個我最想碰到的人,因為從來都沒有時間是我自己一個人的。

雖然如此,仍然不知從何時開始發現,這年高一班來了個很帥的師兄,實在太帥了!!

以為他是轉校來的,但不知誰告訴我他是本校生。雖然我校算不上什麼名校,但當時預科班收生的標準也挺高的(至少後來也不收我!),他的成績也不賴吧!

真的嗎?他在這裡已經五年?為何之前從沒見過他?怎麼可能?莫非他在剛過去的暑假去了整容?

我把這人告訴大孖和嘉露,她們沒有和我相同的感覺。那很好,我們雖是好友,但品味和思想都大不同,喜歡的男生不一樣,亦不會因此而有矛盾。

也知道和我同級不少女生都很留意比我們高兩級的某幾個師兄,但我從沒興趣參與,總之不喜歡,就是不喜歡,沒法解釋,我就是只喜歡這一個人。

那麼,他又看見我丶知道我的存在麼?

某天我和細孖談天,自從她留了班之後,已經很久沒和她談天了。她告訴我,我和黑仔是很襯的一對,我。。。不知道該怎樣回答,誰說我討厭這他?

可是我並沒有告訴她,現在我眼裡只看見一個人。

* * * * * * * * * * * * * * * * * * * *

10月中,某天放學後,嘉露到了我家,玩我們以前常常玩的“指南針”(銀仙),不明白為何突然有此念頭,我問了很多關於我偶像的事。

“指南針”彷彿真的在回答我的提問。

說我和他不會有結果, 我們是兩個世界的人,思想甚至是面對生活的態度也可能不同。

雖然如此,又不認識他,但我就是這樣喜歡着他。

Friday, 20 September 2013

天台學校


1985 年秋天

9月,可算是秋天麼?那個年代天氣沒現在般熱。又是開課的日子。

中五開課第一天,應該做什麼?是不是溫習?但我們應該做的卻沒做,又去了打 bowling

初開課時放學後都去玩,還記得天氣仍不太涼時,和她們一起去游泳,大環山泳池,最近阿嬌家。黄埔花園仍未存在,去這泳池要走一段又長又荒蕪的路。我雖不懂得游,但也常凑着大伙兒一起玩 ,不亦樂乎。

這年是學校開辦預科的第二年,中六和中七班在加建在家政室對面的班房上課。最離奇的是,那層是天台。因為校園面積太小,唯有做“天台學校”才開得成預科班。而且只有理科班。

但這個“天台學校”的環境一點也不如想像中的差,因為那兩個班房對出的平台大得可以在那裡 BBQ 或踩 roller(雖然我想沒這樣有人做過)。而且因為在最高層,基本上被“私有化”了。

而我這中五生,就只有留在低一層啦!

這個差一個樓層的 setting 平常不過,大多數學校都是高年班在上層,然後向下順序排下去,有什麼稀奇?

但套用在我們細小又設計 “獨特”的校舍,這個安排又變得巧妙極了,該怎麼形容呢?

Put it this way,因為那兩幢 buildings 成“L”型,你可以從一個不遠又不近的距離,看見你想看見的人。

而天台那兩個課室,基本上只可用前樓梯出入。於是更多機會在梯間相遇。但又因為在不同的樓層,避免了碰見時要一起走回班房的尷尬路程,特別是對着一個不認識又沒有什麼可說的人

當然反過來說,這又可令人錯過一些趁機攀談的大好機會。不過那個年代的人大多都比較含蓄,不認識就是不認識,很少會無端端跟陌生人譗訕。


日子一天一天過去,每天走着那五層樓梯。

那樓梯滿載我們一大班女生的歡笑,每次總是七八個人一起活動。

小息時趕着下去小食部吃咖哩魚蛋,冬天時就變成熱維他奶,蓉姐一定留給我們,暖暖的太好喝。

午飯當然少不了集體活動,次次都要迫埋一齊,那粉麵檔的桌子太小,都不願分開兩“台”,硬要迫在一起,分單雙號數輪流進食。迫得很開心嘛!

還有吃素那齋舖,每次都吃栗米粥,一定要最大的 portion,最難忘收錢那姐姐高八度傳話。每次聽到我們成班人都忍不住笑。